東京自由民主人權之聲

Voice of Freedom Democracy Human in Tokyo

89・64天安门事件35周年追悼纪念活动发言

日本维吾尔协会副会长 萨吾提·穆罕默德

尊敬的朋友们大家好。

我是日本维吾尔协会副会长,萨吾提·穆罕默德。

今天,我很荣幸能够受邀参加89・64天安门事件35周年追悼纪念活动。

在这里我谨向包括天安门事件在内的所有受中共迫害的人们表示崇高的敬意和深切的哀悼。同时,为结束东突厥斯坦的种族灭绝发声,为维吾尔人争取正义和自由的友人们表示感谢。

日本维吾尔协会由在日维吾尔人于2008年6月成立。是维吾尔人群体在日本的最大的组织。现在有大约1000名会员。我们从事向日本各界介绍有关东突厥斯坦和维吾尔人的历史、文化以及维吾尔族被种族灭绝的现状。我们与“日本国会维吾尔议员联盟”以及“全国支援维吾尔人地方议员联盟”有密切的合作。

35年前,很多学生以及一般民众走上街头,要求中国共产党推行政治体制改革,以及惩治官场腐败的这一场运动,我想大家应该比我还要清楚。在这里,我不想过多的回忆这段历史。但是,我想强调一点。当年,维吾尔人也曾是这场运动的参加者,而不是旁观者。

比如说,大家都很熟悉的吾尔开希·多莱特。他是当时广场上的学生领袖之一,也是我们的前辈。据我了解,在日本的维吾尔人中也有几位民运参与者。当时,这场民主抗争运动扩散到全国很多城市。在远离北京的乌鲁木齐市,也发生了同样的抗议活动。虽然参加人数、规模,外界的注目程度等,都不能和北京的运动相比。但是,在乌鲁木齐有学生们走上街头,呼应北京的运动,这本身就表达了我们维吾尔人对北京的抗议活动的支持。后来,这些在乌鲁木齐参加示威游行的学生们,大多数都被中共秋后算账。即便是没有被关进大牢,他们在升学就业等方面,都受到了中共的打压和迫害。

35年前,抗议学生们曾经提出了政治体制改革,反对官场腐败等要求。在民主国家来看是非常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邓小平等中共的官员们对学生们的合理诉求不予接受,用坦克和军队进行了镇压。政治体制改革等话题,从那以后在中国大陆被视为禁忌,不允许讨论。

今天的中国,虽然有世界第2的人口,世界第2的经济,世界第3的面积。但是,权力的过分集中、官场腐败、人权低下等问题依然不能得到解决。绝大多数的中国人,依然不能行使自己的政治权利。从出生到死亡,没有一次机会投票选举自己的领导人。绝大多数的中国人也依然不能很好的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包括政治异议人士,法轮功学员,有宗教信仰的人,以及所谓的“少数民族”等都在遭受中共无情的打压。也就是说当年广场上的学生们所提出的问题,在今天看来,也依然是困扰中国社会进步和发展的问题。

如果当年的学生运动获得了成功,我想,中国的军队也许没有现在这样强大,城市的发展也许没有现在这样快,也许中国的版图也没有现在这样大。但是,我们可以断言,为了中国人的人权进行辩护的人权律师不会被抓捕,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不会死在牢里,也不会有反人类的清零政策。当然,在我们东突厥斯坦的土地上也不会建起成百上千的集中营。

历史上,维吾尔人的祖先和其他突厥民族在东突厥斯坦代代生息。建立了多个独立的王朝。例如,回鹘汗国、喀喇汗王朝、天山回鹘汗国、叶尔羌汗国等。维吾尔人创造了辉煌的历史,也发展了自己独特的文化和文明。但从18世纪下半叶开始,情况发生了彻底的变化。

1759年,满族人建立的大清王朝以武力控制了东突厥斯坦,开始统辖这片土地。虽然中国的汉人和东突厥斯坦的维吾尔人都受到满清王朝的统治,但是满族人对中国采取的是直接统治,而对东突厥斯坦的维吾尔人采取的是间接统治方式。

19世纪下半叶,维吾尔争取民族独立,曾经一度将满族人的势力逐出东突厥斯坦。但是后来又被清朝再次侵略。清朝灭亡以后,维吾尔人的独立建国运动一直没有停止过。 20世纪前半叶,维吾尔人建立了2次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但是在2次建国中新生的政权都因周边大国的武力介入而滅亡。后来,毛泽东在苏联的帮助下,打着“解放新疆”的口号,向东突厥斯坦派了大量的“人民解放军”,把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给摧毁了。

今天,普京无视乌克兰的主权,对邻国大打出手。曾经我们维吾尔人也和现在的乌克兰人一样遭遇武力侵略。因为国际社会没有针对中共的入侵给与足够的警示,我们也没能得到国际社会有力的支持。使得独立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被红色中共吞并。

习近平掌权以后,中国的人权状况急剧恶化。其中,最深刻的地区就是所谓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2016年,习近平派他的侩子手陈全国担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第一把手。2017年就开始了对维吾尔人的大规模抓捕和监禁。2018年8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进行审查,首次提出在所谓的新疆有超过100万的维吾尔人被关押在集中营。对于中国的这种野蛮行为,国际社会上很多国家开始发出了正义的声音。2020年6月,美国政府成立了“维吾尔人权法”。这个是维吾尔人历史上首次有一个外国政府为维吾尔人成立法律。2021年1月19日,川普政府在任期最后一天,正式承认中国政府的维吾尔政策属于种族灭绝。后来的拜登政权也继承了这一政策。截至现在,已经有包括英国,加拿大,荷兰,台湾等11个国家的议会承认中共正在对维吾尔人进行种族灭绝。还有一些国家虽然没有通过类似种族灭绝的议案,但是通过了谴责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迫害的议案。日本就是其中之一。

国际上爱好和平,尊重普世价值的国家和人们,对中共的野蛮行径发出反对声音的时候,我们同时也看到了这样一种现象。很多的中国人对维吾尔人的苦难表现的漠不关心。甚至在海外民运界里面非常有名的大人物也为中共的种族屠杀进辩护。这让我们非常难受。

维吾尔问题,绝对不是维吾尔人和中国人之间的问题。维吾尔问题的本质是民族歧视的问题,是反对普世价值的问题。在此,我希望包括在场的朋友们能在结束维吾尔集中营,结束维吾尔种族屠杀的问题上和我们一起发声。

纪念64天安门事件非常重要,但是现在正在进行的维吾尔种族灭绝也不应被遗忘。

最后,我想引用美国民权运动领袖范妮·卢·哈默(Fannie Lou Hamer,1917-1977)的一句话来结束我的发言。“在所有人还没有获得自由之前,没有人是自由的。”

谢谢大家。

By fdc64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