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17日,是西藏第十一世班禅喇嘛格敦确吉尼玛遭中国政府强行劫持失踪第26周年的纪念日。作为藏人行政中央寻求全球支持释放世界上最年轻的政治犯而开展游说活动的一部分,总部位于日本东京的西藏之家在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举办有关第十一世禅喇嘛失踪问题的座谈会以及日文版《失窃的西藏小孩》新书发布会。

  藏人行政中央驻日本办事代表次旺嘉波·阿若亚博士在新书发布会上指出:“今天对西藏人民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我们要向中国领导人发出一个明确的信息,西藏人民和国际社会没有忘记26年前被中共政府绑架的第十一世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他表示:“持无神论的中共政权对转世制度一无所知,却安插了它的傀儡坚参诺布,并强迫藏人敬仰他,但是藏人对中国政府认证的假班禅没有给予应有的尊重”。并要求:中国政府透露有关第十一世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和他的家人,以及他的老师恰扎仁波切的下落。敦促中国政府停止干涉西藏的宗教自由和达赖喇嘛尊者转世问题。并进一步指出,支持民主、人权和法治的国家需要共同努力,告诉中国政府对人民的镇压和对基本价值的侵犯是错误的。

  东京大学平野聪教授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第十一班禅喇嘛失踪的事实表明了中国共产党26年多来侵犯人权的方式,他呼吁国际社会关注班禅喇嘛的悲惨遭遇。他指出:“中国政府声称其对西藏的主权是基于清朝时期用金瓶掣签的方式选择西藏的转世喇嘛,这是不正确的,因为西藏人民从未使用过这种方法来认证转世喇嘛”。并强调:由藏人自己寻找和选择转世喇嘛才符合历史定制,中国利用民族主义破坏了藏传佛教的文明,他们没有任何合法性来干预藏传佛教的转世制度,并补充说:“中国必须释放真正的第十一世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将选择转世的权利还给藏传佛教信众。”

  国际特赦组织日本分会中国组​​担当北井大辅先生在新书发布会座谈会上,要求中国政府公布第十一世班禅喇嘛及其家人的下落,并让他们回到自己的故乡,不受限制和骚扰地生活。他还强调,除非有独立的调查和证据,否则国际社会不会相信中国政府关于第十一世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下落的任何说法。

  北井大辅先生还谈到中国在西藏的人权问题上缺乏责任感,同时对外国人进入西藏的限制越来越多,特别是对记者、学者和维权人士的限制,使得调查和记录西藏的人权状况变得极为困难,并对此深表关切。他还对中国政府通过推动所谓的合作而不是问责来扭曲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任务表示严重关切,并反对对世界各国严重侵犯人权行为进行审查的倡议。他指出,大赦国际加入了全球公民社会团体联盟,呼吁紧急建立一个独立的国际机制来调查和处理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行为。强调一个试图凌驾于任何形式的审查之上的国家对人权构成的根本威胁。大赦国际将继续关注西藏和中国的局势,敦促联合国的问责制来保护人权。

  日本国会议员、前教育部长下村博文先生发表的声明,由日本藏人协会执行委员噶玛女士(Fudetani Karma)宣读。

  下村博文先生在声明中指出,中国政府绑架第十一世班禅喇嘛,并在过去26年中一直秘密关押,这是世界上罕见的对人道主义的严重威胁,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他还谴责中共对西藏文化、宗教和语言特性的破坏政策,强调中国政府必须尽快公布班禅喇嘛的下落,并听从国际社会的呼要求立即释放第十一世班禅喇嘛和他的家人。并指出:“中共既无权选择达赖喇嘛的转世,也无权选择班禅喇嘛。除了西藏人民,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拥有这种权利。西藏人民基于他们的传统,有权选择他们的宗教领袖和宗教信仰,不应受到任何国家的干涉。国际社会应坚决尊重和捍卫这一权利。”  该书发表了大量的珍贵历史照片。

《失窃的西藏小孩》封面
《失窃的西藏小孩》资料照片
关于第十一世班禅喇嘛的《失窃的西藏小孩》新书发布会现场 アリヤ・ツェワン・ギャルポ ダライ・ラマ法王日本代表部事務所 日本・東アジア代表(右);平野聡 東京大学大学院 教授(中);北井大輔 アムネスティ・インターナショナル日本 中国担当(左)
アリヤ・ツェワン・ギャルポ ダライ・ラマ法王日本代表部事務所 日本・東アジア代表(博士)
《失窃的西藏小孩》新书发布会现场
《失窃的西藏小孩》资料照片
《失窃的西藏小孩》资料照片
《失窃的西藏小孩》资料照片

藏人行政中央噶厦就第十一世班禅喇嘛失踪26周年之声明

在2021年4月24日,全世界的藏人、佛教徒和支持西藏人士纪念了藏传佛教第二大精神领袖,具乐无量光佛的幻化之身——第十一世班禅根敦确吉尼玛,法号旦增根敦益悉赤列鹏措贝桑布之三十二周岁的华诞日。然而,今天,我们怀着深深的悲痛,纪念他被中国政府绑架26周年的日子。这一悲痛且庄严的时刻在提醒我们,班禅喇嘛和西藏人民受到了严重的不公正待遇。

26年来,班禅仁波切一直被中国政府绑架,并让他与世界和西藏人民隔绝。任何有关他下落的可行信息都被中国政府作为国家机密加以限制,中国政府继续有持无恐地绑架班禅喇嘛和他的家人。因此,当务之急。作为根敦确吉尼玛的同胞和追随者,我们必须记住并反对一个视宗教为鸦片或毒药的政权所犯下的严重罪行。并向国际社会介绍自1995年以来班禅喇嘛被迫失踪的事件。因此,今天,藏人行政中央将推出一本名为《失窃的西藏小孩》的书籍。希望班禅喇嘛和他的家人能够获得自由,并希望全世界的流亡藏人社区为他们的福祉所做的努力和祈祷将得到回应。

1995年5月14日,班禅根敦确吉尼玛六岁之时,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依照藏传佛教转世传统,确认根敦确吉尼玛为第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这是西藏人民和全世界佛教徒热切期盼的一个喜讯。然而,在三天后的5月17日,中共政府劫持了班禅根敦确吉尼玛及其家人,以及西藏扎西伦布寺前主持、第十世班禅喇嘛寻访领导小组负责人恰扎仁波切。从此他们人间蒸发,失踪至今长达二十六年。而中国当局的不人道行为使时年仅六岁的班禅喇嘛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政治犯。从那时起,世界各地的佛教徒、尤其是六百万西藏人民如饥似渴地期待着有机会拜见他并聆听他的教导。但遗憾的是,这个希望至今仍未实现。

中共政府自称是一个持无神论、视宗教为鸦片或毒药的政权,由他们插手转世认证本身就是牛头不对马嘴。虽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但中国政府只考虑政治需求,完全忘记了自己视宗教为毒药的基本立场,任命坚参诺布者为第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并强令人民视其为班禅喇嘛转世,虽也能迫使藏人不得不虚应敷衍,但却无法改变人心所向的视根敦确吉尼玛为班禅之真正转世的意志。此外,中国当局在2017年通过并实施 “第5号令”,公然干涉西藏人民延续数百年来的宗教传统,此举违反了相关国际法律和中国《宪法》之规定。

几十年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各条约机构,包括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WGEID)、儿童权利委员会(UNCRC)和禁止酷刑委员会(CAT),都一再呼吁释放第十一世班禅喇嘛。

自1995年班禅喇嘛遭强迫失踪以来,作为对正义的声援,几十年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各条约机构,包括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WGEID)、儿童权利委员会(UNCRC)和禁止酷刑委员会(CAT),都一再呼吁释中国政府放第十一世班禅喇嘛。上述联合国机构向中国政府询问根敦确吉尼玛的下落和安危,但他们从未收到任何有意义的、可核实的信息。

在2020年6月,五位联合国人权专家向中国政府发出联合信函,要求中国政府 “迅速提供有关根敦确吉尼玛的命运和下落的详细信息”。此外,他们要求中国政府解释,根据国际人权法,中国政府颁布的“活佛转世管理办法如何符合对宗教或信仰自由的保护”。

另外,美国、欧洲议会、英国、加拿大等多国政府和议会、国际组织和支持西藏团体多年来一再提出班禅喇嘛遭强迫失踪的问题,并通过发表声明、制定决议、撰写报告等方式不断地要求中共政府立即释放班禅喇嘛和他的家人。以及要求中国政府允许一个独立机构访问并核实第十一世班禅喇嘛健康状况等的请求,都没有得到中国政府的重视和任何明确的回覆。

尽管做出了这些共同的努力,但中国政府仍大谈其编织的谎言。第十一世班禅喇嘛的强迫失踪,不仅是对班禅喇嘛,也是对所有西藏人民的宗教自由和基本人权的严重侵犯和践踏。此外,这也凸显了西藏境内的严峻形势。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在2021年4月21日发布的年度报告中证实了西藏宗教自由状况的恶化问题。

尽管中国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常任理事国,而更具讽刺意味的是,中国也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新成员,但却继续违反联合国的法律、宗旨和创始价值。如果中国政府的空洞说法有一丝一毫的真实性,那么必须通过其官方媒体等渠道提供有关班禅喇嘛及其家人和恰札仁波切等生存现状的照片或录影等可核实的证据,以正视听。并且允许一个独立的机构访问并核实第十一世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的健康状况。

尽管我们在为第十一世班禅喇嘛寻求正义和自由,但至关重要的是,我们必须铭记和缅怀第十世班禅喇嘛的丰功伟业。我们在此简要回顾其功业:第十世班禅喇嘛于1959年担任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代理主席以后的三年间,西藏境内出现了旷古未有的饥饿与大规模饿死人的情形,西藏寺院传统的教育文化等传承也面临荡然无存的危机,值此危难之秋,班禅喇嘛以建议中国政府改正其在西藏之错误政策的形式,用藏文书写报告,并翻译成中文后于1962年5月18日递交给了中国总理周恩来。这就是著名的《七万言书》。

最初,(班禅喇嘛)虽然对毛泽东等中国领导人宣称的改革保有很大的期待,但最后即使对毛泽东也提出了批评。西元1962年底开始,一些重要的会议已经禁止班禅喇嘛参加,并遭受到西藏或中国之所谓积极分子骇人听闻的批斗与侮辱,经历了极为屈辱痛苦的遭遇。后来也从最初软禁在北京家中变成了直接的囚禁,西元1968年2月到1977年10月为止,班禅喇嘛在牢狱中渡过了九年八个月痛苦黑暗的生涯。

正如班禅喇嘛在《七万言书》中所述“我已立下誓言,作为勤劳勇敢之藏族的子孙,我绝不让任何有辱其名誉的痕迹遗留在我的历史上。” 所有的人都清楚地知道,出狱后的班禅喇嘛完全实践了他的誓言,一如既往、忠贞不移地从事了大量利众的事业,尤其是西藏各校开设藏文课程等影响深远的伟大成就。

第十世班禅喇嘛在举行第五世至第九世班禅喇嘛灵骨合葬的扎什南杰陵开光仪式期间,于西元1989年1月23日与出席开光仪式的中国高、中级官员共同举行座谈会时,班禅喇嘛公开指出:“ 就我们所遭受的损失与所获得的成就之间相比较而言,我认为,我们遭受的损失更大,我们得到的价值并没有如我们遭受的损失那么大。”

次(24)日,在与出席开光仪式之西藏各地宗教人士和官员举行的座谈会以上,班禅喇嘛不仅否定文化大革命,而且指出要彻底批判文革。四天后的1989年1月28日,班禅喇嘛就突然离奇圆寂,中国政府对此没有进行任何正式的调查,就宣布班禅喇嘛因心脏病发而圆寂。我们当然根本无法相信班禅喇嘛的圆寂是自然死亡。

在十世班禅大师圆寂六年后,中国政府绑架了年幼的第十一世班禅根敦确吉尼玛。并任命坚参诺布者为第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虽然根敦确吉尼玛已经失踪了26年之久,但我们将一如既往的呼吁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地释放班禅喇嘛及其家人、恰札仁波切和其他被关押的西藏政治犯。我们还敦促中国尊重第十一世班禅喇嘛的宗教自由,允许他继承第十世班禅喇嘛留下的宝贵精神遗产。最近,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也呼吁中国政府: “立即公布受藏人爱戴的第十一世班禅喇嘛的下落,并给我们这个机会亲自与班禅喇嘛进行会面”。

借此机会,我们衷心感谢所有基于自由和正义原则,一直真诚地帮助西藏的政府、议会、国际人权组织或个人,感谢他们为寻求根敦确吉尼玛的正义和自由所给予的支持和努力。我们也强烈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争取第十一世班禅喇嘛和他的家人及恰扎仁波切和其他藏人政治犯们获得释放。并解决西藏境内日益恶化的人权状况。

最后,我们祈愿第十一世班禅喇嘛能够早日返回日喀则的扎西伦布寺,继续延续历代班禅喇嘛传承西藏宗教文化和民族语言文字的伟大事业;祈愿达赖喇嘛尊者和班禅仁波切早日见面,祈愿境内外所有西藏人民幸福安乐之日能够早日降临!

藏人行政中央噶厦

2021年5月17日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编者注:本声明由西藏之页编辑组根据英文翻译,如有出入请以原文为准

 

发布会现场,参看「東京自由民主人權」Youtube頻道

《失窃的西藏小孩》 新书发布会 – YouTube

藏人行政中央驻日本代表次旺嘉波·阿若亚与本刊主编 王进忠(右)
藏人行政中央驻日本代表次旺嘉波·阿若亚与本刊副主编 董鹏(中)
撰稿人 「東京自由民主之聲」副主编 董鹏

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