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廖天琪和田牧

「六四」33週年全球视讯纪念活动。图/欧洲之声提供

 

掀起「六四」的新篇章(一)

「六四」,走过了漫长的33年,期间经歷了一段低潮。今年的「六四」,与往年完全不同,城与城、国与国,「六四」纪念活动连成一片,遍地开花。俗语道: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天下有一种真正勇敢的人,遇到突发的情形毫不惊慌,无缘无故被侵犯也不动怒。为什么能够这样呢?因为他们胸怀大志,目标高远啊!这就是今天的中国民运人。处在风暴漩涡中的人,才能感受震撼,才能领悟激情,才会体察力量的聚合。

今年的「六四」,掀起了中国民运的新篇章,为什么这么说呢?

这个世界发生了变化

6月4日,由全美学自联、海外民主运动联席会议、中国民主党等团体联合在华盛顿DC举辨的纪念八九民主运动 33周年活动,前排坐着左起:魏京生、陈立群等。图/光传媒提供

这个世界发生了变化

每一个地球人都知悉:世界在动荡,时代在变迁。源自何方?面对美中竞争,面对俄乌战争,自由世界面临生死存亡的挑战,这是自由人权价值观之争,是民主与专制制度的根本较量,是为坚持自由人权价值观、为保卫民主法制制度、为守护福山的「人类歷史的前进与『自由民主』意识,真正走向『终结』」的最后一战。

民主国家的政治家敢于站出来了,听听他怎么

参加今年全球联网纪念活动的有德国政治家比蒂科夫(Reinhard Bütikofer),他是前德国绿党主席,2009年以来一直是欧洲议会议员,负责对中国的事务等。我们与他有过接触与交流。2016年他担任欧盟中国委员会副主席期间,我们与他在布鲁塞尔欧盟大厦有过一次约谈,讨论合作推动中国民主化研讨会事宜。比蒂科夫确实十分了解中国情况,对中国的人权、新闻自由等问题、及受迫害的人士刘晓波、秦永敏等都非常清楚,如数家珍。

但是当年他拒绝了我们的请求,他表示,欧盟与中国经济、贸易等合作非常密切,甚至背出了一大串数据,最后给我们的结论是:你们项目的政治性太强、太激进,我们不能配合,若举办一些文化项目是可以的。会谈结束后,他拒绝与我们合影留念,他直言照片一旦被公开会惹上麻烦。时下,比蒂科夫与我们一见如故,坦诚还记得当年往事。

事实上,不是比蒂科夫变了,而是整个自由世界苏醒了,正如他所说:「争取自由和人权并不是国际社会应当置于身外的中国内政。我们站在一起,展现力量,维护我们大家庭共享的价值。」

法国汉学家侯芷明(Marie Holzman)说:「我记得非常清楚,法国大革命200周年,也与天安门事件有密切联系,那天正好有好几千万法国人坐在电视机前,看到了那些推着自行车、行走在大游行队伍前面的中国大学生、年轻人,很多法国人都掉眼泪了。所以法国跟『六四』民运是有一种特别的关系,可以这么说吧。」

「六四」不仅仅属于中国,它与整个世界联结在一起,因为中俄专制集团的存在,世界将永无宁日。人们为昨日的香港苦难与悲情哀伤,为今日台湾的安全与危机担忧,今年各国政治家以各种形式参与到「六四」纪念活动中来。

国际笔会在伦敦敦英国首相府前举行六四纪念活动,前左一中国民主党英国总部主席王冠儒。图/民主党提供

国际笔会也为此站出来了。这个百年作家组织通常关心的是作家的言论和写作自由,关注各国受到迫害的狱中作家,今年的国际笔会,在伦敦唐宁街首相府前举行了「团结在民主之下」六四纪念活动,他们需要我们提供三分钟视频短片,片子内容要包括香港、台湾、西藏、维吾尔、法轮功等。我们制作了《世界永不忘却「六四」这一天》的短YouTube视频(可进入链接观看)。与会的英国中国民主党总部主席王冠儒还在现场介绍了活动情况。

比蒂科夫说:「『六四』民众抗争中共政权的残酷镇压,在世界史中已经佔有了一席之位。」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六四大屠杀」33周年之际发表声明:他「向33年前在天安门广场遭到中国军队镇压的民主学生抗议人士致敬,表示这些勇敢的人不会被遗忘!」

前日本经济产业副大臣牧野圣修指出:「改变中国,不仅关系到中国,也关系到周边的民族,甚至关系到世界和平的问题。这次俄乌战争让大家看到了,这不是俄乌两个国家的事,而是牵动了整个世界。」

美国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教授说:「对『六四』的回忆不再是那样鲜活惊人,而是变成了一种文化歷史的象徵,成为固定的纪念。任何国家都有这种日子,比如美国纪念1776年7月4日,这一天成为国庆,就变成了很有意义的『歷史文物』。」

人们可以真切地感受到,整个世界行动起来了……


 

掀起「六四」的新篇章(二)

墨尔本民运在中国领事馆前举行六四烛光晚会。图/张伟强提供

中共坚持独裁与反动

33年后的今天,世界在进步,在改变,中国却依旧原地踏步,甚至于倒退,又回到了君临天下的终身制。中国的政治,自古无宪法可依、无规则可循,以人治为核心,以君权圣意为治世根本,亘古不变。过去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如此,昨日的毛泽东、邓小平依葫芦画瓢,今天的习近平、李克强依然是如出一辙。漫漫五千年的中国歷史,经歷了多少人和事、风和雨,翻过来倒过去,从来就没有法制与规则。在专制独裁的国度里,在暴力淫威下,自由、民主与人权永远不见天日,没有出路。中国人始终未摆脱千年铁锁的「家天下」与「党天下」,得以步入开明阳光的「民天下」。

玛格丽特·鲍斯(Margarete Bause),是前德国绿党国会议员,在联邦议会负责人权工作。正如她说的,「怀念天安门大屠杀,我们也与藏族和维吾尔族以及中国所有被压迫的少数民族站在一起。我们谴责中国政府在西藏和新疆侵犯人权的行为。我们呼吁结束对这些民族的文化认同的酷刑、野蛮压迫和根除。」

台湾驻德国谢志伟大使说道:「我在这一阵子的拜会、演讲、致词或採访里,常常指出:这两年来,台湾是同时受到两只病毒的侵袭。一只是新冠病毒,另一只是中共病毒。这样的比拟,我想,当然不仅仅是对台湾有效,对中国人、西藏人,维吾尔人及香港人,应该也都是有效的。」因为这是我们大家共同应该面对的生死存亡问题,「今天,比以往人数更多,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国家、民族、种族、社群、更多元的团体的朋友们聚集在网路上,共同悼念『六四』,是一种对『六四』死难者的哀悼和告慰,也是一种对中共政权弔民伐罪的宣示。」

藏人行政中央驻台湾代表格桑坚参表示:「八九学运,从起始就引起了西藏流亡政府的高度关注,及关心中国学运的发展趋势,特别是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更是关注中国学生为民主、为自由进行的非暴力抗争。」

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主席、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表示:纪念「六四」之际,「我们也不应该忘记,1959年中共军队对西藏人民的大屠杀;也不应该忘记1967年中国派军队到内蒙古,对内蒙古人民的大屠杀,有34万余蒙古人被关押和打残;也不应该忘记今天在新疆集中营里关着上百万维吾尔人;也不能忘记中共通过『返送中』对香港人民血腥的镇压。」

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西藏之页主编蒋扬次仁表示:「当前,世界正朝着一体化的趋势前进,而达赖喇嘛尊者也为了人类的一体化和福祉、世界的和平、全球各宗教间的和谐、以及全球暖化的问题和佛教的兴盛,不辞辛劳的在世界各地倡导他的人生四大使命。」他还说:「我们西藏人没有遗忘『六四』事件,更没有忘记过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在西藏的所有重大歷史事件中遭中共屠杀的藏人同胞。因此,让我们吊念那些为争取民主和自由而牺牲与奉献的所有人类兄弟姊妹。愿民主和自由的光芒早日照耀遭受苦难的人们。」

前香港《开放》杂志主编蔡咏梅表示:「现香港奋斗30年而来的民主成果丧失一空,150年享有的自由正在一步步被剥夺,支联会目前的情况就是典型一例。维园烛光是香港自由的象徵,维园烛光的熄灭是香港自由之光的熄灭。」

比蒂科夫表示:香港人的自由权利被剥夺了……,「那么其他的人必须站出来,替他们高举宪政民主的旗帜和尊重每个人应享受的人权」发声。

人们醒悟,「六四」不仅仅属于中国民运,它也与香港、台湾、西藏、维吾尔、南蒙古、法轮功等都紧密地维繫在一起,不结束中国专制独裁政权,中国所有的黑暗、矛盾与冲突,都得不到解决,「六四」属于被中共欺压奴役的所有各族人民,人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冷静与清醒。


 

掀起「六四」的新篇章(三)

6月4日在海牙,荷兰民运在国会大厦前举行六四示威抗议活动。图/李秋提供

中国民运人的持与努力

刚才我们说了,一、这个世界发生了变化,二、中共坚持独裁与反动,三、就是中国民运人的坚持与努力。三十三年来,尽管中共如林培瑞教授所指出的那样:「大红墻后头后面的共产党高层,每年临近『六四』,他们就封闭天安门广场,到处是便衣,网上直接间接提到『六四』信息,就被封杀。课本里、媒体里有任何蛛丝马迹都要消弭。这说明那些刽子手们牢牢记住了『六四』。」

中共对「六四」竭力淡化、迴避,试图抹去人们心灵中的这团黑影。可死难者家属,涉案当事人以及他们的亲朋好友,还有无数的仍然揣着良知的人们忘不了,这渗透着血腥和冤魂的民族灾难。

为什么说「六四」是时代的精神与符号?是中国民运人的集结号?中国人不敢遗忘百年前的「五四运动」,它是中国歷史上的学生进步运动,是一次政治启蒙与救亡运动,是中国民主运动过程中一个阶段、一个台阶。

6月3日巴黎蓬皮杜文化中心广场记念活动。图/刘伟民提供

「五四」与「六四」不同。「五四」是摆脱旧中国的没落与封建,对西方的自由、文化、科学的崇尚与追求,是那个时代的境界与追求。「八九民运」,最初的「反腐败、反官倒、反特权」口号,及后来提出系列诉求,新闻自由、民主政治、结社自由等,都是直接挑战中共的专制体制,是当年百姓民意的直抒与表达。

「六四」并未结束,这歷史公案一年又一年地耗着、拖着……。我们看到了,整个世界没有遗忘「六四」,记忆犹如昨日,人们祈盼中国的政治改变,对「六四」有个诚信的、公正的结语。人们耐心地等待着、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六四」依然在持续和发展,它延伸至海外,坚持到今天,建立中国宪政民主制度是「六四」的终极目标。

八九民运学生领袖王丹宣誓:「不管我们面临多少困难,我们会继续坚持反对一党专制,建立宪政民主的理想。我们没有忘记,我们不会放弃,当年那些死难者的亡灵,就是我们继续前进的动力。」

「六四」,已成为当今时代的精神与符号,是中国民运人追求宪政民主制度的希冀、坚持、动力与集结号,是流淌在民运人血液中的中国梦、自由魂!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说:「『六四』是一种精神,反抗暴政,敢于以命相拼的牺牲精神。」他表示:中国「老百姓不断的反抗,已经越演越烈,社会正积聚着、酝酿着更大的反抗运动。我们在海外要做好配合宣传的工作,要有回国与人民共同反抗的准备。待到共产党垮台的时候,就是建立民主自由社会制度的一天。」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说:「最好的纪念就是行动……,我们不仅喊出声音,而且要行动起来,多做一些事情,让我们的中国早日民主化,在那个时候,我们在天安门广场为当年那些死难的人、为我们被镇压的希望,举行一个盛大的悼念仪式,告别未来,告别过去,开创新的未来!」

着名理论家、北京之春杂志社名誉总编胡平说道:「让我们重温八九民运。这对于我们强化对自由民主的信念,强化对中国人民、对我们自己的同胞的信心,有着无可替代的作用。」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秘书长黄慈萍说:「33年来,我们每年都在中国驻美大使馆前面、在华盛顿举办六四纪念活动,一年也没有漏过。但确实也曾经有过那么几年,就像曾建元先生说的,参与的人比主持筹备人还要少。」

所有的民运人,都亲歷了低潮与沈沦。正如胡平所说「我们要坚守希望。在人世间,希望就是最大的力量。」宋人诗云:「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是呀,子规鸟不分白天、黑夜地啼叫,直到啼出血来。它们不信春风呼唤不回来。中国民运人恰似那子归鸟,33年的啼血呼唤,不信春风唤不回!


 

掀起「六四」的新篇章(四)

台北中正纪念堂举行『六四』33周年悼念晚会。图/李酉潭提供

 

今年「六四」忙得不亦乐乎

自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为了遵守官方防疫抗疫治疫规定,30年不变的各国各城各自为阵的「六四」纪念活动,不能如常举行。欧洲之声与各国民运朋友紧急商议和联络,推出了全球视频联网的「六四」纪念活动平台,至今已是第三年了。老魏表示:「就是疫情过去了,这样的全球平台还是要保留、要继续、要坚持!」这无疑表达了中国民运人凝聚力量、合作共赢的坚强与坚持,也展示了不达目标誓不罢休的决心与意志!

黄慈萍告诉我:「今年『六四』这一天,老魏要参加四个活动项目,老魏近来健康欠佳,但他说『我一个都不缺席』,全球联网纪念活动是第一波。」

在与王军涛联络时,他也说:「这一天我将在赶往华盛顿的路上参加老魏的活动,但我一定会在车上参加全球连线的活动。」

在邀请台湾驻德国谢志伟大使时,遇到同样问题,这一天他也将在路途上……,但谢大使表示:「这活动很重要,我一定参加,届时我会停车参加纪念活动。」

在奥克兰,《北京之春》杂志主编陈维健说:「我们是全球最早举行『六四』纪念活动的,今非昔比,一度沈沦与低潮的中国民运,激情再次燃起。最大的变化是今年西方人社团组织主动相约我们一同举行纪念活动,参加中国领事馆前举行的示威抗议活动的人也多了,年轻人也来了……」

在墨尔本,中国民运联盟负责人高健说:「墨尔本今天有两场活动,第一场活动是在墨尔本的州立图书馆,办了一个图片展,从下午2点钟一直到5点钟。然后转移到中国总领事馆,举办一场烛光晚会。我的直觉,今年参加活动的年轻人多了,对我来讲,我已70岁了,最担心的是后继无人,现在可以放心了。在全球民运政治活动中,墨尔本在歷史上从来就没有缺过席,一直坚持到今天。坚持了30多年的民运工作,我们不后悔、不放弃,值了!」

在台北,台湾华人民主书院协会理事长曾建元说:「我们是在台北中正纪念堂举行『六四』33周年悼念晚会,并重新树立国殇之柱。今天现场大概有2000多人,这个数字,在我的印象中,应该是歷年人数最多的一次。记得现场人数最少的一次是马英九总统在任的时候,那时候两岸关系表面上最好,结果参加纪念活动的人数最少,我记得只有6位参与者,也就是说工作人员比现场参与的群众还要多,那是一个非常令人尴尬的一个局面……。」

在巴黎,中国民主党海外党部副主席刘伟民说:「昨天巴黎的民运朋友与玛丽教授等,一起去巴黎的墓地,在张健、魏小涛的墓地前祷告,法国的朋友不敢忘却『六四』,也决不会忘记这些曾经为中国民主仙逝的耕耘者。接下来我们又参加了蓬皮杜广场的纪念活动,参与者有七十余人,将纪念『六四』、声援香港和支持乌克兰的抗战结合在一起,俄罗斯是法西斯政权,中共是专制独裁政权,是一丘之貉。」

在海牙,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秘书长姜福祯说:「今年『六四』,我们组织了「接力绝食」活动,是表达我们始终不渝对自由民主的坚持与意志。6月4日那天白天在荷兰国会广场举行示威抗议活动,晚上在中国驻荷兰大使馆前举行烛光纪念活动。」

6月4日在洛杉矶,美国民主中国阵线总部在中国领事馆前举行示威抗议活动。图/颜荔提供

在洛杉矶中国领事馆前,示威抗议队伍前,民主中国阵线美国总部秘书长翟江涛演讲道:「一些朋友持悲观态度,中国的民主什么时候才能到来?问题是中共的倒行逆施,还能走多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中共『二十大』让习连任,把他高高捧起,让他沈睡在荣耀和地位的摇篮里,让他骄横,让他飘然!独裁与专制都不是免费的!等他犯错,犯大错!等他病,要他命!」

在哥本哈根,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副秘书长刘刚写道:「丹麦民运朋友们共12人参加了『六四』网络纪念大会。这次的网络会议办等很成功,语音和视频的质量都很稳定。16点我们就结束了会议连线,因为当晚我们在中共使馆前举办了烛光晚会。」

真可谓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香港维园的「六四」烛火黯然失色,但「六四」精神的薪火相传,燃向了整个世界,激发了新一波的「六四」高潮。这是「六四精神」的凤凰涅槃,向死而生,在火中燃烧后重生重现,并得到永生。

台湾回到了世界民主联盟的舞台

在台北中正纪念堂前的曾建元说:「我们希望借由今年台北举行的『六四』活动,让台湾人知道,『六四』与台湾人息息相关。北京政权,已将香港自由法治在一夕之间取缔,现在又用军机、军舰、导弹威胁台湾,台湾人应该深切感受到,『六四』不仅是中国人的事情,也不仅仅是香港的事情,更是我们台湾人的事情。日本前首相安倍,前些天有一个公开的发言提到,『台湾有事就是日本人的事』,我们台湾人因日本人坚定力挺而感动,换位思考,台湾人因何不为香港人的事、中国人的事,而视如台湾人的事呢?」

不仅是安倍晋三在力挺台湾,参与今年「六四」纪念活动的西方政治家、学者专家等,每个人的发言都在为台湾呼唤。整个世界从未像今天这样,从官方到民间及媒体的正义之声,都在为台湾担忧与操心,为台湾吶喊与呼吁,正如欧洲议员比蒂科夫所说的,「台湾是世界不可或缺的优秀民主国家之一」,台湾从未像今天这样,在世界丛林中,高傲而挺拔地站立起来!

国际受威胁群体协会德国主席罗曼·库恩(Roman Kühn)发言道:「我很高兴,越来越多德国人意识到台湾发展的积极方向:言论自由、法治和民主。我们要让政界人士和民众意识到保护台湾的重要性。」

民主无疆界国际组织主席安德列斯·布梅尔(Andreas Bummel)表示:「我们与台湾站在一起,台湾是世界上最发达的民主国家之一。」

玛格丽特·鲍斯的发言指出:「我们与热爱自由的香港人民站在一起,他们只为争取自己的合法权利而奋斗。我们与台湾站在一起,支持这个国家捍卫民主。我们不会允许中共质疑人权的普遍性。」

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台湾回到了世界民主联盟大舞台,成为时下的国际明星国度。正如王丹所说的,「『六四』不但改变了中国,而且也改变了世界。」

俄乌战争至今,整个世界都在为台湾的安危担忧,中共海、空军不时出动大批战舰军机,环绕台湾岛巡弋和军演,严重导致了台海紧张局势,威胁与骚扰了台湾的社会秩序和安危,影响与侵扰了台湾人民的正常生活。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应该团结起来,挺身而出的支持台湾!声援台湾!警惕、抵制与反对中共入侵台湾,重演俄入侵乌克兰一幕。

「六四」33週年全球视讯纪念活动。图/欧洲之声提供

 

台湾《民报》首发

 

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