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桶里的亮光"-- 肖雪慧、周远志、热依拉·达吾提获"写作奖"
“铁桶里的亮光”– 肖雪慧、周远志、热依拉·达吾提获”写作奖”

中国言论自由显著下滑之际,依然有不少独立作家笔耕不辍,不畏强权,记录时代真相。12月10号,成都女学者作家肖雪慧获得独立中文笔会授予的2021年度“自由写作奖”。另有湖北作家周远志和维族女学者热依拉·达吾提共同包揽今年的“刘晓波写作勇气奖”。

“现在写的东西不能发表,先放到抽屉里,化名发表也很快被发现。”独立中文笔会秘书长张裕对本台表示,中国国内的写作环境现在异常严峻,笔会266个会员五分之三都在国内,目前很多仅是名义上的会员,不能发文、聚会或者组织活动,微信上的文章甚至不能转载到海外。

“中国自吹经济搞得不错、抗疫不错。但是全面的揭露真相,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非常重要。他们三人有独立思考的精神,敢于坚持写作自由和学术自由。主要还是有勇气,他们在高压之下,还继续有勇气抗争,现在(这样的人)比较少了。”

现年72岁的中国伦理学家肖雪慧曾任职于西南民族学院文学院,她敢于针砭时弊,倡导人道、民主、理性和人权,被誉为“巴蜀女侠”和“当代秋瑾”。

成都女学者、作家肖雪慧(独立中文笔会)
成都女学者、作家肖雪慧(独立中文笔会)

巴蜀女侠肖雪慧,“我笔写我心”

据独立中文笔会介绍,肖雪慧1968年高中毕业后上山下乡,1974年到成都第七中学当教师,1976年因公开批评文革中的极左现象而遭报复,“四人帮”倒台后转危为安。她参加了文革后的首次高考,考入四川大学哲学系。1989年,她积极投身成都民运,六四镇压后被收容审查十九个月。

“我们都是成都老乡,文革前的老三届,后来上山下乡当知青。文革时她就敢于反对四人帮,1977年《人民日报》长篇报道谈到四川优秀的中小学老师,专门提到她敢同四人帮斗。六四后被抓,她在法庭上慷慨陈词,给自己做无罪辩护,相当精彩。出狱后她还状告成都公检法,开启民告官的先河。她从不在高压下让步,依然我笔写我心。” 熟知肖雪慧生平的《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对本台回忆道。

肖雪慧这篇当庭辩词后来流传到海外,发表在《北京之春》(http://beijingspring.com/bjs2020/bjs/zc/103/13.txt )。“本来,作为一个学者,我热爱自己的工作,根本不想把时间花在社会活动中。但是前年在党报、电台‘救救中国、救救学生’的呼吁面前,我的公民责任感和学者的良心不容许我对局势漠不关心,不容许我只顾埋头写作。我参与一些活动,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敦促政府下决心治理各种社会弊病,下决心推进政治民主化,此外,别无他求。”

胡平补充说,肖雪慧在中国当局的百般打压下依然产出了大批具有尖锐社会针对性的理论成果,“尽管她早就被剥夺教书权利,依然在伦理学领域写下大量很有分量的论文。去年和前年,海内外知识分子讨论保守主义、伦理学,她都积极参与。她在八十年代就提出积极的、富有进取性的公民的伦理,当时很多人根本就没有公民的概念。”

自2004年以来,肖雪慧多次被海内外媒体评为“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主要著作有《伦理学原理》、《主体的沉沦与觉醒》、《自我实现——主体论人生哲学》、《理性人格——伏尔泰》、《守望良知——新伦理文化视野》、《复合人格——马基亚维利》、《教育:必要的乌托邦—萧雪慧教育随笔》、《独钓寒江雪》、《公民社会的诞生》等等。

湖北作家周远志(張凤凰提供 )
湖北作家周远志(張凤凰提供 )

周远志、热依拉·达吾提:牢狱中不改其志

荣获“刘晓波写作勇气奖”奖的湖北作家周远志,2017年因涉嫌组织非法聚集等罪名被判刑四年半。他在狱中患有心脏瘤,高血压,心律失常,心功能失常,脑梗塞等,保外就医申请被拒,妻子质疑荆门看守所或者江北监狱有意迫害、杀人灭口。

 

曾任钟祥市地税局分局副局长的周远志原本可以享有优渥的生活,但他选择为弱势群体发声,以华梁兴、曾仁全、楚一杵等笔名发表《我们向谁控诉》、《硕鼠乐土》等作品(http://blog.bnn.co/hero/zengrenquan/),揭露官场腐败和人权侵害,2008年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被长期监视居住。

“他最早是看不惯腐败,并不是政治上反对什么。自己不想跟他们一起混,有正义感,主要是得罪了当地(政府)。这次被抓主要是撤职后逼着他提前退休,他们就组织维权。”张裕回忆道,“他一直都很勇敢,我们都劝过他,他说,‘那是要当心一点,但也不是忍得住,他们太欺负人了!’他在海外发表文章,国安部都盯着他,经常骚扰他。”

维族学者热依拉·达吾提(百度百科)
维族学者热依拉·达吾提(百度百科)

另一位获奖者是维族民俗学家热依拉·达吾提,同样在狱中服刑,至今杳无音信。她致力于捍卫学术自由和维族语言文化权利,著有《维吾尔族麻扎文化研究》、《维吾尔族麻扎文化》、《世界民族之林》、《维吾尔族姓氏研究》等。

位于华盛顿的人权组织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 8号发布报告显示,至少有312名维吾尔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族群的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被中国当局逮捕、监禁或强迫失踪。

民间记者薪火犹存

据“无国界记者”2021年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中国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77名,目前监禁127名记者,是全球记者遭关押人数最高的国家。

“六中全会历史决议都谈到这一点,能不能控制互联网,关系到共产党统治合法性。(写作者)他们非常不容易,坚韧的精神值得敬佩。就像寓言里讲的,树上十只麻雀,打下一只还有几只?”胡平说,“中国几十年来在打压独立声音,一般人早就吓跑了,按理说树上一个鸟都没有了,但是还有这么多人前赴后继。铁桶一般的社会,总还是能见到亮光,总还是有不同的、真实的声音。”

此外,独立中文笔会10号宣布,原有的172名荣誉会员中有37位身陷囹圄,最新添加荣誉会员9人,包括黎智英、何俊仁、李卓人、牛腾宇、李新德 、成蕾、欧彪峰、李翘楚、王爱忠。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本文轉載自《自由亞洲電臺》

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