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廖天琪和田牧

7-13-刘晓波逝世五周年纪念活动ZOOM网络会场一页-欧洲之声提供

 

 又一个「七•一三」,是中国未来年表上难以抹去的一道印痕,也永远留存在世人的心目中。五年前的这一天,刘晓波升入天国,与我们天人永隔。尽管晓波在人间未留下一座墓茔,一块石碑,但他却活在人们的记忆中、心坎里,对中国人来说,「七•一三」祭日是中国一个文化和歷史的符号,我们相伴与守望,不忘晓波的心愿与遗志:建立宪政民主的新中国。

 7月13日,我们在国际笔会总部的所在地英国伦敦,在皮卡迪利•圣詹姆斯教堂(St. James Church Piccadilly),并通过zoom视频网络,跨洋跨洲跨国举行刘晓波逝世五周年的纪念活动。

伦敦皮卡迪里•圣詹姆斯教堂(St. James Church Piccadilly)外貌-田牧摄影

 大家都来了,有刘晓波的生前老友,有台湾的朋友、有藏人代表、香港朋友、国际笔会代表、英国笔会代表、乌克兰笔会代表、还有罗兰德•库讷牧师带领的一组德国朋友,还有中国民主党英国总部的党员们,侨居天涯海角世界各国的朋友们,现场参加祭奠活动的有近60位、zoom视屏上参加祭奠活动的有50多人,我们一起参与了这次庄严而肃穆的祭典仪式。

 这一年一度的祭奠,是人们与晓波的一次对话、交流、恳谈,人们告慰天国的晓波,是一种心灵的洗涤,是一番意志的检测,是一次行动的鉴定,是一次默默的宣示……

左起:露西•温克特牧师、罗兰德•库纳牧师、廖天琪主持祭奠仪式-Robert Ingenhorst摄影

两位牧师:告慰天堂的刘晓波

 圣詹姆斯教堂主持露西•温克特牧师(Lucy Winkett),与德国罗兰德•库纳牧师(Roland Kühne)一起致祈祷文。

我们的信条 (Credo):

 我相信上帝即是爱,祂把地球给了人类。我不相信强者的权利,武器的力量,压迫的力量。

 我相信来医治我们的耶稣基督,我不认为战争是不可避免的,和平是无法实现的。我不相信苦难一定是徒劳的,死亡是上帝希望地球被毁灭的结局。

 我相信上帝要给世界一个秩序,基于正义和爱,所有的男人和女人是平等的。我相信上帝对新天堂的应许,和一个新的地球,那是正义与和平亲吻的地方。

 我相信爱的简单之美,张开双手迎接地球上的和平。

 阿门!

刘晓波逝世五周年纪念活动一隅-Robert Ingenhorst摄影

 

两位牧师的代祷 (Intercessions):

 我们慈爱的父天,我们为刘霞祈祷,请你让她在失去刘晓波的情况下,依然有生活的力量。我们请求你,尽管她受到监禁的折磨,也能找到你赋予的生命之光。

 我们慈爱的天父,我们为那些生活在独裁政权下的人们祈祷,让他们不要失去改变现状的勇气。

 我们慈爱的天父,我们请求你,那些无辜被关在监狱受到酷刑、在劳改营里和在异域生活的人,让善人为他们在黑暗中带去希望之光。

 我们慈爱的天父,我们请求您,让我们摆脱世界的困境,引领我们走向和平之路。

 我们慈爱的父亲,我们恳求您,确切告诉我们,就如迪特里希·朋霍费尔说的那样,我们何时才应当举起除暴的轮子来进行反抗。

 

廖天琪-田牧摄影

廖天琪:刘晓波的甘地主义精神

 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欧洲之声社长廖天琪,是刘晓波的笔会同仁与朋友,2005年曾为刘晓波编辑出版了中文版《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2011年又同胡平、刘霞共同出版了刘晓波文集。该书德文版由德国渔夫出版社首先问世,之后一共有10种文字的翻译版本。

 廖天琪说道:刘晓波是一个无所畏惧的作家。他一生都在记下他所见、所闻和所读的东西。他冷静地分析,没有任何政治上的谨慎,没有自我审查,陈述了中国社会所有不公正的事情。他入狱4次,最后一次没能活下来。在中国,他没有坟墓,没有墓地,中共政府将他火化,骨灰撒入海中,意在抹去他在人们脑海中的形象。

 那是行不通的!因为刘晓波体现了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同情、智慧和勇气,这在极权主义的环境中乃至世界上都是罕见的。刘晓波这个人和他的思想,化身为照亮黑暗的永恆之光。他活在我们的脑海里。

 当下世界处于动盪不安的状态。我们面临着战争、暗杀、难民潮、种族歧视、危害人类罪、气候变化、能源和食物短缺等。不容忍和暴力无处不在。

 我不得不想起刘晓波——一位和平主义者。作为一个多产的作家,他写了情诗,也写了大量的政治文章。在他的文章中,他表达了对弱势群体的同情,他支持西藏人、台湾人、批评北京剥夺新闻自由,破坏香港的民主选举制度和法治。

 他的批评是一个警告,但现在所有的警告都变成了现实。刘晓波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即使对施暴者,他也说了一句名言:「我没有敌人,我没有仇恨。」他的甘地式非暴力精神在这个跌宕起伏的时代,安慰并缓解了我们的焦虑和恐惧。

 最后,我想引用刘晓波在法庭最后陈述中的话:「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

 普京先生、习近平先生和塔利班,在继续杀戮之前,请记住这些话。

罗兰德•库讷牧师-田牧摄影

 

罗兰德•库纳:你们并不孤单,基督与你们同在

 罗兰德•库纳牧师(Roland Kühne)是德国职业高校的教师,十多年来都在为晓波和刘霞的自由奔走唿吁,并且支持海外民运,为香港、台湾、维吾尔、西藏仗义声援。

 亲爱的人类大家庭的兄弟姐妹们,刘晓波是黑暗中的一盏灯。

 2017年7月13日,有一个人面临了前所未有的黑暗,那就是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刘晓波的生命之光,被无情的、粗暴地熄灭了。当权者要达到这样的目的:死亡、焚化、沈入大海——永远被遗忘,让那生命之光消逝。

 我们不允许!我们抗议!我们需要光的载体!而我们今天聚集在这里,是要展示坚强,永不放弃,不让拥有权力者掌控未来。

 晓波是一个不甘于坐视自己国家堕落的人。他用民主和人权的光芒来对抗中共国家机器的黑暗。政权只能用暗无天日的监禁来回应他对自由、包括宗教自由的要求!

 因为真理之光而被下狱。当真相被封锁时,当权者在黑暗中可以把谎言当成真相,向外散佈。这不仅发生在中国!

 我们今天在这里也要对那些在本国无法生存,而避难到英国的年轻人说:请以晓波为榜样,不要放弃!今天的年轻人正在为自由、民主和人权而战。今天他们与刘晓波和当时在天安门广场的朋友们同龄,就像白玫瑰的学生, 像安妮·弗兰克、马拉拉和耶稣的门徒一样。

 我们在美丽的圣詹姆斯教堂里,要向对你们说:你们并不孤单。在耶稣基督与你同在。他通过耶稣基督向你们说:我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我是所有生命的神。

 西藏人、维吾尔人、台湾人、香港人、乌克兰人的生命,所有的生命之神。我在光的一边,我是世界的光,你们是世界的光!这是多么重要的任务啊!

 目前,世界上大多数人的脑海中并不去思考民主和自由的思想,但是,大多数人都不想生活在恐惧、监视、压迫和暴力之下。

 我们必须、并且可 能将一个希望从教会中带到外面的世界:所有新生儿都是上帝的承诺,要为不同肤色和宗教的人类家庭提供更多的爱和奉献。

 也许我们正处在等待的时刻,一个示威或採取行动的时刻——但这总是一个语言能发挥作用的时刻……

 用刘晓波《零八宪章》里面的话来说:「保障人权。切实保障人权,维护人的尊严。 ……任何人不受非法逮捕、拘禁、传讯、审问、处罚,废除『劳动教养』制度」。

 我们还有时间说一句永恆的话:以赛亚书 41:10:「不要害怕,我与你同在,不要惊惶,因为我是你的神。我必坚固你,我必帮助你,我必用我公义的右手扶持你。」阿门!

 

魏京生-董鹏摄影

魏京生:与晓波讨论西方的「绥靖政策」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一生都在与中共斗争,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谈了与刘晓波的一次相聚,讨论了若西方采取「绥靖政策」,其实是怂恿专制政权,为虎作伥。

 老魏说道:最近美国政府有重回绥靖政策的倾向,我发言的机会也减少了。所以感谢笔会的朋友们给我纪念刘晓波先生的机会。

 刘晓波是我的好朋友,但我们只见过一次面。那是在九三年我假释在北京的时候,在一个异议作家们的家庭聚会上,摄影师毕福剑邀请我和大家谈谈当时的形势。话题很快转到了异议人士的生存权上。刘晓波说:「我一说话就进监狱,怎么才能既发表言论又不会进监狱呢?」我说:「那要看中共的底线在哪儿,容忍度的底线就是不进监狱又能说话的界限。」

 晓波又问:「怎么看这个底线呢?」我说:「两个观察点。一个是中共最高当局的地位是否稳固。稳固会增强他们的自信,容忍度就比较高,或者说要假装开明。为了奥运会把我放出来,就说明他们现在要假装开明,所以现在容忍度比较高。」

 晓波很放松地「哦……」了一声。接着我说更重要的是第二点,「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压力,特别是贸易方面的压力大的时候,中共的容忍度会比较高。最近美国国会对贸易最惠国的讨论和申请,对奥运会压力比较大,你可以放胆说话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话题转到了毕福剑的三国演义电视剧上面。

 拜登政府最近有转向绥靖政策的倾向,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这是习近平政权大幅度收紧人权政策的原因之一。不但对异议人士和作家,甚至扩大到对所有人民的病毒清零政策,不在乎国内和国际舆论的批评。我唿吁作家和记者编辑朋友们,批评和阻止拜登政府的绥靖倾向,保护中国人民言论自由的权利和空间。

谢志伟大使-董鹏摄影

谢志伟:晓波的死唤醒天下人团结与奋斗

 谢志伟教授是台湾驻德国大使,虽然未曾与刘晓波相识谋面,但并不影响谢大使对刘晓波的坚决支持,他参与了《零八宪章》的联署。数十年来,谢大使坚定不移地支持与援助中国民主事业,他是中国民运的良师益友。

 谢大使说道:「我个人虽不认识晓波,但佩服他为吾国吾民的自由民主牺牲的精神。不由得想起麦克阿瑟在战争时期为自己儿子所做的祷告:「主啊,给我造就一个儿子,让他能坚强到知道自己会有软弱的时候,他能勇敢地面对自己有所恐惧的时候;让他在诚实的失败中,保持骄傲和坚定,在胜利中保持谦逊和温和……让他谦卑,让他永远记住真正伟大的简单,真正智慧的心灵开放,以及真正力量的弱点。如此,他的父亲就敢轻声说:我没有白活。」

 晓波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没有白活。中共政权说晓波病了,死了,不对!病入膏肓的是中共政权。晓波说「我没有敌人」,可惜他没有一个如天使般的敌人,却有如水一般的力量。晓波没有白活,他也没有白死!他的死把我们匯集到一起,更加坚强,更加有信心。团结就是力量。晓波没有死,他活在我们中间,将陪伴我们继续为自由、人权进行奋斗。

轉發自《歐洲之聲》

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