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廖天琪和田牧

左起:露西•温克特、罗兰德•库讷、廖天琪主持祭奠仪式。Robert Ingenhorst摄影

 

索朗次仁:尊者达赖喇嘛的祝辞

 索朗次仁(Sonam Tsering Frasi)是藏人行政中央驻英国代表,他带来了尊者达赖喇嘛对刘晓波纪念活动的致词。他说道:刘晓波的人道精神,对和平自由的追求,启示了整个人类,他犹如黑暗中的亮光,永不熄灭。

索朗次仁(Sonam Tsering Frasi),田牧摄影
罗兰德•库纳牧师与索朗次仁代表-Robert Ingenhorst 摄影

 

索朗次仁代表阅读了达赖喇嘛尊者发过来的祝词:

 「我向7月13日在伦敦举办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五週年纪念活动的举办人和参加者,致以诚挚的问候。

 「我视刘晓波为我的朋友,敬佩他百折不挠的勇气,和坚毅地以和平方式,为建设一个和谐、稳定、和平的中国,所做的努力。我同许多中国人和国际社会,都感到刘先生和其他中国知识分子及同道,于2008年所签署的《零八宪章》,是真正为了一个更好的中国社会。这是为了倡导一种基本价值,使中国有更佳的人权和更多自由。

 「长期以来,我就希望中国会有积极性的改变,这样不仅中国人民,也让整个世界都获益。

 「送上我的祝祷!

达赖喇嘛(亲笔签字)2022年7月7日」

 

罗斯•霍尔德(Ross Holder)田牧摄影

罗斯•霍尔德:纪念刘晓波也声援天下受迫害的作家

 罗斯•霍尔德(Ross Holder)是国际笔会亚洲部负责人,他代表国际笔会参加刘晓波纪念活动。他发言道:「刘晓波5年前死于羁押期间,只因为他在写作中要求中国人民能享有基本的自由。如今全世界都在纪念刘晓波,他的思想和价值观永存于他的作品中,影响力遍及中国和世界。不畏惧国家机器的镇压,刘晓波提倡和平非暴力的争抗。天安门事件后他被捕,作品只能在中国境外的港台发表。作为独立中文笔会的创始人和歷届会长,刘晓波积极参与笔会的活动,倡导言论自由并保护作家群体。中国境内甚至境外的一些作家仍然受到打压与迫害。他提出言论自由是基本人权,是人道主义的源泉。在他逝世五週年的时刻,我们将继续声援那些受到迫害的作家们。

 

王丹, 董鹏摄影

王丹:纪念刘晓波的重要与现实意义

 王丹是刘晓波的朋友,他们是「八九民运」的同仁与战友,在那腥风血雨的日子里,他们始终坚持在天安门广场的第一线。

 王丹说道:晓波离开我们五年了。面对今天中国的局势,纪念刘晓波更具有特别的意义。

 这种特别的意义表现在两方面:第一,刘晓波作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在狱中罹患重病但得不到积极治疗,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他希望出国医治却不被允许,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刘晓波是被中共当局蓄意谋杀而死的。这在诺贝尔和平奖的歷史上绝无仅有,就以人权迫害来说,都是令人发指的恶行。

……

 不要遗忘刘晓波,不仅是纪念一个为了民主而牺牲的英雄,更是为了提醒世人,中共曾经一再超越文明世界的底线,一再做出史无前例的恶劣暴行,我们不能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忘记中共曾经做过的事情;外界更应当知道,只要中国还在中共的极权统治下,过去曾经发生过的刘晓波的悲剧,未来就还会重演。

 中共的邪恶,不仅仅是几个统治者的问题,更是国家体制的问题,只要一党专政的体制不解决,不管是谁执政,都不可能改善中国的人权纪录。

 不要遗忘刘晓波,也是因为刘晓波具有一种符号意义。他代表的,是中国在过去三十年中,公民社会在国家暴力的夹缝中顽强生长的那种力量。以刘晓波发起的《零八宪章》为标志,我们曾经看到了中国民间反抗力量的成长。习近平上台之后,对中国的公民社会进行全面的碾压式打击,让很多人对于中国国内民间反抗力量失去任何希望。但如果我们了解刘晓波的个人奋斗歷程,我们就会知道,即使是在六四镇压之后最艰困最黑暗的时期,在中国的民间,反抗的火苗从来没有熄灭过。刘晓波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肯定,说明中国公民社会展现的力量一度是得到公认的。

 现在的局势,虽然比以前更加险恶,但从中国的网络上我们可以看到,民间的不满依旧存在,中国公民社会的力量从来没有消失。中共可以消灭一个刘晓波,但中国不可能只有刘晓波一个勇者。我们不仅不应当对中国国内的抗争者失去信心,更应当积极支持国内的抗争运动。而刘晓波作为中国抗争运动最具象征性的代表,纪念他,就是一个不断鼓舞新的刘晓波出现的过程。因此我认为,不要遗忘刘晓波,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奥尔加·穆卡(Olha Mukha)田牧摄影

奥尔加·穆卡:我多想认识刘晓波感受他的魅力

 奥尔加·穆卡(Olha Mukha)代表国际笔会和伦敦乌克兰群体、乌克兰笔会出席了刘晓波纪念活动,她的发言是:

 刘晓波和乌克兰之间有什么关系?今年的「六四」一天,国际笔会、乌克兰群体、香港人群体和独立中文笔会等组织在英国总理府唐宁街前,共同举行纪念活动,乌克兰人喜欢唱歌,中国人和香港人更爱讲话,不论什么方式,人们表达了共同的价值观。世界各地的人用不同的语言透露相同的理念——自由、民主和做我们自己的权利。当下我们面临一种情况,那就是——所有的人权价值都被破坏了,难道歷史在倒退?那些万人冢,那些死在马里乌波尔、布察的成千平民,我们应当负责吗?是的。我多希望能认识刘晓波,并不只是因为他是个异议份子,而是因为他是一位具有幽默感的的诗人、思想家和人道主义者。

 我真希望他的塑像不至于在2021年被从香港移除,很多乌克兰的雕塑在俄罗斯面前遭到同样的命运。刘晓波希望自己是中国最后一个因言获罪者,可惜这是不可能的。在他逝世五週年之际,国际笔会公布的因言获罪作家全球有数百人。不过刘晓波幽默地说过,他会挡在地狱的入口,只要有这样的英雄式人物在,我们就不需畏惧吧!

 

Steven Tsang,田牧摄影

Steven Tsang:刘晓波是「邪恶黑暗中的灯塔」

 居住伦敦的香港侨民代表Steven Tsang的发言:5年前的2017年7月13日,一个坏消息让香港人意识到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最终在中国去世。香港的普遍情绪是巨大的悲痛和伤感。

 刘晓波先生反对中共镇压的强硬立场和对和平的信仰,使各国人民普遍认为他是「邪恶黑暗中的灯塔」。他声称「我没有敌人……」这句话象徵并体现了最高程度的善良人性和对和平的热爱。可悲的是,他出生在中共控制下、没有和平与自由的地方。如今香港也成了如同中共内地一般的状态。

 5年前,香港自由派天主教会于2018年7月23日为刘先生举行了追思弥撒,尽管我本人不是信奉天主教的人,也有幸参加了这场弥撒。我追忆夏其龙神父在那天晚上的讲道中说:「……虽然刘先生从未受洗为天主教徒,但他的信仰和所作所为与任何真正的天主教徒没有什么不同。」

轉發自《歐洲之聲》

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