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廖天琪和田牧

左起:张维声、黄华、王冠儒、索朗次仁、田牧、林丽君、廖天琪、蒋玉山、谌彬、刘坤-欧洲之声提供

 

郑文杰:香港年青一代也会继承晓波遗志

 郑文杰(Simon Cheng)是香港社会活动家,他曾是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的贸易和投资官员。

郑文杰(Simon Cheng)田牧摄影

 他发言说道:「受到港区国安法的骚扰,我来到英国。当初港人听到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心中有复杂的感觉,因为他要求自由、人权这些普世价值,这本是最平常、每个人与生俱来应有的,但是他却为此坐牢、获奖、最终被死亡。这种情况多么俱有讽刺意义。香港人和中国人都站在同样的出发点,追求共同的目标。作为作家,晓波不曾拥有「权力」,但是他的人性力量却如此之大。数十万香港人逃离家园,来到英国,追求自由民主。我们在异国组成港侨,期待有一天能返回故乡。青年一代的人理解了晓波的精神,会继续他的遗志,追求幸福和权利。

 

王军涛, 董鹏摄影

王军涛:人人学刘晓波,做他这样的人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是中国反对运动界刘晓波的生前好友,他发言道:「今天我们纪念我的朋友刘晓波,对这个世界许多人来说,刘晓波是一个大理石般的化石,在他身上闪耀着许多能够穿透歷史的光辉。但是对我来说,刘晓波一直是一位非常好的心灵挚友。

 在从事政治活动中,我时常想起和晓波的一些讨论。回忆这一段歷史,我觉得是要坚持我们的信心,我们其实就是刘晓波,刘晓波离我们并不远,就在我们中间。晓波最初出道的时候,他实际上是作为文学批评这样的一匹黑马,他桀骜不驯,他在一次发言中可以歷数中国近现代史上的文学大师,并也站在一个思想的高度,一个现代文明的角度,跟人们进行深入的批判和讨论。许多人觉得他石破天惊,但在1989年的时候,晓波把这样的一种精神和气质投入到政治活动中,他像许许多多从文学走向政治的中国一代代青年人一样,他们从文学的高度、批评的高度在透视人的心灵,从心灵又审视这个不合理的世界。

 在89年的时候,晓波和我开始成为好朋友,在89年这个戏剧性的转折关头,我们俩在一起讨论过许多问题,后来我和晓波都入了狱。我出国之后,晓波出来。晓波对89民运持非常严厉的批评态度,以至于很多人对他误解,但如果你仔细看晓波的讨论,以及再看一下晓波和胡平、还有跟陈军先生的讨论就知道,他一直站在一个心灵的高度,寻找反对运动失败的教训。

 晓波是从天安门的死难者身上,看到了我们活着的原罪,以及我们的使命。这时候他就开始义无反顾地投身到这样一个运动中。一个在灵魂上曾经非常桀骜不驯的人,你知道他要有多大的痛苦?才能够去换成一个招牌式的笑容。其实现在在我的身后就是晓波的这个笑容,后来很多的朋友在回顾这个笑容时,都感到一种温暖、感到一种鼓舞。因为晓波确实在后来,他对每一个这种同道的同仁,都有一份责任心。这个并不妨碍他去批评、尖锐的批评他们身上的缺点,他的这种尖锐的讨论和批评,经常会让你汗颜。但是在事后回想的时候,他是非常中肯的。而且如果我们克服了他所指出的弱点,我们就会大大前进一步。

 今天晓波离开了我们,其实我回顾这段歷史是想说明,中共现在的这种暴政,使得中国的民间运动在被边缘化,但是在这种边缘化的过程中间,中共的傲慢并不可能扼杀中国的民间运动。其实我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正在迈着晓波同样的步子,开始从事各个方面的专业活动,特别是那些珍惜心灵品质的人,他们正在进入反对运动的行列。所以我觉得在我们今天重温晓波的时候,要清晰了解晓波是一个方向,晓波是中国的未来,晓波同时也就是我们,我们就是中国的未来!

 

黄华,田牧摄影

黄华:「我没有敌人」——写给刘晓波兄弟

 中国民主党英国党部顾问黄华是老民运了,今年「刘晓波逝世五周年纪念活动」在英国伦敦举行,并在稍后的中国驻伦敦大使馆前举行的示威抗议活动,他均积极协助与参与。

 黄华演讲道:刘晓波先生,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你在天堂,我在人间。今天,我们一起走进了神的殿堂,你的灵魂和我的肉体。刘晓波先生,你不是基督徒,我也不是基督徒,而今天,我们却在神的殿堂里相识,你的灵魂和我的肉体。我恍然明白了,原来,我们是灵魂和肉体连在一体的同年兄弟,因为我们的父亲是同一个主,是在天的神,我们的上帝!

 刘晓波兄弟,在中国,我们共同经歷过疯狂的年代,在国外,我们也共同唿吸过自由的空气。你在中共法庭上最后陈述书中的那句「我没有敌人」,自从2009年12月23日以来,一直震撼着我的心。自由、平等、博爱!因为,那是来自我们共同的主,在天的神的仁爱精神。

 刘晓波兄弟,你说:「我期待我的国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达的土地,在这里,每一位国民的发言都会得到同等的善待;在这里,不同的价值、思想、信仰、政见……既相互竞争又和平共处….我期待,我将是中国绵绵不绝的文字狱的最后一个受害者,从此之后不再有人因言获罪。」

 刘晓波兄弟,我要告诉你,你所魂系的中华大地,邪恶的魔鬼仍然还在肆无忌惮地践踏人权和自由,它们还在继续使用国家专政机器制造张晓波,李晓波。你不是中国文字狱最后一个受害者!成千上万的中国文字狱受害者正步着你的后尘,在走向天堂的道路上。然而,天堂的路上并不黑暗,因为你已经用你的生命,为我们点燃了一盏明灯!

 我明白了,今天,是上帝把我送到了你的面前。我们心连心地成为了兄弟。

 刘晓波兄弟,我们继承你的遗志,和你一样,我们没有敌人,但是,我没有勇气像你那样的留在中国以命抗争,然而我将会继续沿着你的道路走下去,为了完成你的那个期待,早日结束中国的文字狱,早日让那自由的阳光照耀我们的神州大地。我们不害怕中国共产党,因为有你,黑暗中的一盏明灯。我知道,当我走进天堂的那一天,会有你作伴!自由万岁!

 

部份与会者合影,田牧摄影
廖天琪、罗兰德•库讷、露西•温克特。Robert Ingenhorst 摄影

 

勿忘晓波:我们与晓波同在神主面前

 最后,露西•温克特牧师与罗兰德•库纳牧师带领全体朋友祷告:

 祈祷篇: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教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兇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

 阿门!

 祝福篇:愿道路为你伸展,风在背后推送你向前,太阳温暖你的脸庞,甘霖温柔地落在土地上,直到我们再次相遇,明白我们都在上帝神圣的手中……

 阿门!

 每一年的祭奠活动,似乎是一曲神圣的「墓畔哀歌」,是与神灵的交流与沟通,是秉承遗志的决心,是检测一年的言行与工作,是人们监视自己言行与晓波的差距。

 我们为什么要祭奠刘晓波?众人发言几乎都说出了心声:活着的人坚定信念,继承晓波的遗志,继续为自由、人权而奋斗,在中国建立宪政民主制度!

在伦敦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前举行示威抗议活动-田牧摄影

 移师中国驻伦敦大使馆前宣誓

 晓波纪念活动结束后,部分朋友移师中国驻伦敦大使馆前,罗兰德•库讷牧师、黄华和郑文杰带领大家喊口号:「光復香港,时代革命」,众人点着名高喊:「释放黎智英!」「释放何俊仁!」「释放陈日君!」「释放戴耀廷!」「释放黄之锋!」「释放周庭!」「释放李卓人!」「释放邹幸彤!」「释放梁国雄!」「释放一切政治犯!」

 中国民主党英国党部参加纪念刘晓波活动,在中国大使馆前示威抗议活动的党员有:王冠儒,蒋玉山,廖柳燕,余刚,林丽君,刘坤,谌彬,温晟恩,魏辰雨,张维声,陈明旺,靳雪涔,Alex陈,王兵艷,黄华等。

 示威抗议队伍高声宣誓:刘晓波是中国宪政民主的旗帜,中国不民主,我们年年都会来这里示威抗议!

在伦敦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前举行示威抗议活动-田牧摄影

 

轉發自《歐洲之聲》

 

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