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界检讨当年日政府疑似助纣为虐
——日本东京纪念八九天安门事件32周年网络会议实录
文/田牧整理(德国) 2021-06-08 17:30
2021年6月5日,日本人权财团举办了日本东京纪念89天安门事件32周年网络会议,会议由日本人权活动家,日本人权财团理事北井大辅主持。 左起:北井大辅、牧野圣修、王进忠。 图/田牧提供

 

「八九•六四」,不仅是中国人的惨案和噩梦,也是人类世界着名的血案和悲剧。每年的这一天,世界民主国家通过不同方式祭奠「八九•六四」事件。2021年6月5日,日本人权财团也举办了「日本东京纪念八九天安门事件32周年网络会议」,会议由日本人权活动家,日本人权财团理事北井大辅主持。会议邀请了美国的八九学运着名学生领袖王丹,中国民运着名理论家、《北京之春》名誉主编胡平,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欧洲之声》社长廖天琪,民主中国阵线秘书长、《欧洲之声》主编潘永忠,澳大利亚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主席钟锦江等嘉宾演讲。

32年以来,北井大辅积极筹办和参与歷年来日本的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的一系列活动,参与香港、维吾尔、西藏、南蒙古、法轮功等人权及难民的后援工作。自2006年以来,他积极参与了全球支援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歷次会议,2009年参与并成为争取「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提名」活动的中坚人物。

牧野圣修:档案解密六四事件后日政府助纣为虐

日本人权财团理事长,前日本众议院议员、日本前法务副大臣、日本前经济产业副大臣牧野圣修作了主旨演讲,他首先对参加会议人员的表示感谢。

他表示:最近几日,全世界各地,都在以各种不同的形式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 目前中国国内的人权问题很严峻,在香港和澳门,已经不允许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了。 去年日本外务省解密的30多年前的外交档案显示,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后,日本政府和中国共产党联手,为了日中经济发展和日中友好关系,放弃了支持中国民主化,实际上是日本暗中帮助中国共产党。 我看完解密文件之后,现在回顾历史,感到非常羞愧。

中国国内,维吾尔、西藏、南蒙古、香港和台湾的许多人都在遭受着来自中国共产党的人权压迫。 因此,今后日本必须更加认真地负起责任致力于中国的民主化。 我作为一名日本的政治家,在此呼吁全世界有信仰的各位,团结一致,共同组建一个对付中国共产党的包围圈,用新的理念及新的运作方法,为中国的民主自由而奋斗,与中国共产党作斗争。

日本法政大学教授大崎雄二。 图/田牧提供

大崎雄二:回顾「六四」天安门广场所见所闻

日本法政大学教授大崎雄二做主题演讲,当年他是日本NHK电视台的北京特派员,作为最后两名NHK在场记者,六四天天安门事件时,他曾与学生一起撤出广场,见证了这段历史。 他曾实时采访过王丹,1989年6月3日最后一次见到王丹,今天通过视频再次见到了王丹先生。

大崎雄二在演讲中详细介绍了当时日本政府的外交文件,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详述了六四天安门事件。

王丹:民主国家要组团抗拒专制独裁中国

王丹演讲指出: 2020年12月,日本的外务省公布了一份外交档案。 这份档案披露了当时日本政府对中国的绥靖政策,包括反对制裁、包括推动解除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制裁等等。 作为当年的「八九民运」的参与者,他感到非常地震惊和十分地遗憾。

王丹表示:日本政府当时采取绥靖政策,尚且有理解的地方。 但是,「如果现在的日本政府,还延续这样的绥靖政策,还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抱有一定的幻想,那就是不可思议,不可原谅的了。 」因为我们都知道,今天的中国跟80年代、甚至跟「六四」之后的1990年代的江泽民时期都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习近平掌权之后的中国,注定会走向扩张的道路,而且这个扩张不可能是和平的扩张。 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国的发展,其实主要靠两根支柱,一根叫做「经济增长」,另一根叫做「民族主义」。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的逐步下滑,就得依靠唯一剩下的民族主义支柱来支撑了。 这就是中国现在开始向全世界挑衅、进行战狼外交的根本原因。

日本是世界大国,如果只把关心的重点放在经济上面,而不重视民主、多元、人权这样的价值观,不重视这些理念的话,这是一个丢脸的事情。

王丹向日本政府喊话:日本应「强化民主国家形象,加强对台湾这个东亚民主灯塔的保护,加强跟印度、包括澳大利亚等亚太地区民主国家的合作与对话,希望日本能够成为维护整个东亚民主的领头的力量,这才是日本该有的一个形象。 」

八九学运领袖王丹。 图/田牧提供

胡平:中国模式本质就是少数人占据人民公共资产

胡平演讲道:「六四」32周年,似乎已经很遥远,似乎与今天的世界已不相干了。 事实恰好相反,六四和今天很贴近,六四屠杀的恶果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彰显。

「六四」被血腥镇压后,中国民主转型被拦腰中断,世界上出现了名叫「中国模式」的怪胎,经济的发展非但没有促进政治的自由民主,反倒强化了中共的一党专制事实。 使得崛起的中共政权对普世价值更蔑视、更敌视,并进而对世界和平更具威胁性。

他指出:「六四」后,中国民意遭到严厉打压,因此中国的经济改革、中国的私有化改革,在缺少起码的公共参与和民意监督的情况下,不可避免地变成了赤裸裸地权贵私有化。 大大小小的官员在改革的名义下,肆无忌惮地把属全体人民的公共资产,变成了自己的私产。

胡平揭露道:中共以革命的名义把全体平民的私产变成了所谓全体人民的公产。 现在,它欲以改革的名义把属全体人民的公产变成他们自己的私产。 先是以革命的名义抢劫,后是改革的名义分赃。 两件相反的坏事居然让一个党在70年的时间里全做了,天下没有比这个更无耻、更恶劣的事情了。

胡平希望:世界应了解和认识中国模式的本质,大力支持中国的民主运动,和中国人民一道早日结束中共的一党专制。

中国民运著名理论家、《北京之春》名誉主编胡平。 图/田牧提供

廖天琪:中日两国人民的恩怨心结尚未解开

廖天琪指出:日本外务省去年的解密外交文档,让人们看到中日两国政府可以踩过人民尸体,罔顾正义和真相,直接进行政治和经济的交易。 在某种程度上,邓小平六四后鼓动中国人「往前(钱)看」的策略是成功的。 中国现在成为世界的经济强国,用金钱贿赂、威逼其他国家的政客,以达到它称霸世界的目的。 日本是紧邻,现在它也感受到来自中国的威胁,这难道不是当年贵国跟屠城政府秘密签约,对六四悲剧闭目不视,只顾利益的后果吗?

中日两国近代的关系是令人心痛的。 日本的现代化远远早于满清政府,但是现代化也催生了日本军国主义,中日之间的战争从19世纪末一直延续到20世纪中叶,跟二战同时告终,台湾也曾在日本殖民地统治下渡过了50年。 为此,两国人民之间的恩怨和心结始终解不开,其中有两个重要的原因:一,日本战后的政府夹在大陆中共和台湾国民党政府之间,左右为难;二,日本对自己以往的侵略性历史也没有进行足够的反思,这就给中共政权提供了口实,经常煽动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来反日。

当然,日本近代化进程中,很早就接受了西方的政治制度和科学文明,这对当时落后的清王朝有着很大的冲击。 有志青年纷纷到日本留学,通过日本,接触到欧美的进步思想。 辛亥革命没有日本的影响不会那么快成功。

中国的所谓「改革开放」以来,也有大量中国青年到日本留学,特别是六四屠杀之后,很多人来到日本,他们在这个文化相近、气质相似的国家能够安居乐业,受到日本社会的友善接纳,令人感激。 日侨们在沟通两国文化,增进中日人民的友谊方面做出了贡献。

日本民间对于中共的暴政看得很清楚,有恶邻如此,怎么能不心惊? 日本的民主人士,像牧野圣修这样有远见和正义感的政治家,多年来一直支持中国的海外民运,日本民间也有很强的一股正义力量,他们始终站在道德的高度,声援中国的民主运动。 我藉今日纪念六四的机会,向日本的友人同道致敬、致谢。 我们携手并进,让自由民主和人权成为亚洲和世界的主旋律。

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欧洲之声》社长廖天琪。 图/田牧提供

钟锦江:坚持抗争是我们海外民运唯一的道路

钟锦江表示:中国民联作为海外的第一个民运组织,在这几十年来,一直和同道、同仁一起战斗在反抗专制、争取民主的前线。 在六四期间,中国民联也发挥过积极地作用。 「八九民运」虽然失败了,但他的精神永存。

32年来,我们每年六四都和同道一起组织纪念活动。 首先,我们要怀缅怀先烈;第二点,通过纪念活动,表达我们反抗专制的决心。 还有,就是每年纪念六四,也能激励我们坚持战斗下去。

「六四」之后,中国并未像我们预计的那么快地走向自由民主,这里面有中国自己的原因,也有国际上对中共存有一丝幻想,西方的新绥靖政策助长了中共后面的崛起。

今天我们民运以自己的力量恐怕难以抵抗中共。 但是,只要我们坚持下来,加上现在的国际形势对我们非常有利,只要我们坚持下来,就能够看到胜利的那一天。

澳大利亚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主席钟锦江。 图/田牧提供

潘永忠:中国民运事业需要国际友谊与侠气

首先感谢牧野圣修先生的邀请! 也问候一直坚持中国民运工作的日本朋友:王进忠、北井大辅等。 我与牧野圣修相遇相识相知,一晃已十五、六年了,交织主题是中国民运。 借此机会,说两点:

一、有牧野圣修先生,是中国民运的幸事。

2006年的柏林会议,我们为了共同促进与推动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而走到一起,携手建立了「民主论坛」。 牧野先生以他政治家的国际影响力,被推选为民主论坛董事会副主席,15年来我们始终在一起。 我们推动中国民主化的足迹,留在了布鲁塞尔的欧盟大厦、在斯特拉斯堡的欧洲理事会,遍布在东京、美国、多伦多、瑞典、台湾等地。 尽管中国的民主之路坎坷而艰难,但我深信,只要我们与天下民主朋友共同坚持、坚守,中国的宪政民主运动一定会成功!

二、中国民运需要国际朋友,凭借的是理念、友情和义气。

民运事业讲究「投入产出」,但民运人投入的是坚定的信念,真诚的友情,刚正之气。 我知道日本人也讲六分侠气、三分热忱的择友之道。 我们有共同的理念、热情和侠气,所以走到一起来了,走过了漫长的岁月。 牧野先生不仅是我们的前辈,也是我们民主事业的老师,更是国际民主运动共同体的朋友。

在推动与促进中国宪政民主的征程上,我们需要得到普天之下民主朋友的支持,中国古语道:奉长者为师,与贤人为友。 牧野圣修先生是当之无愧的中国民运永远的良师与益友!

民主中国阵线秘书长、《欧洲之声》主编潘永忠。 图/田牧提供

王进忠总结发言:日本朝野不会忘记”六四”

王进忠总结道:感谢大崎先生、牧野先生,长年来对中国民运的理解和支持! 外务省公布的这些文件,让我们了解到日本政府对当时中国政府的态度,对此表示遗憾。 作为这场运动参与者的我,在此要对当时日本民间组织和老百姓对我们的支持表达谢意!

日本前参议院议长江田五月先生,日本前众议院议长土井多贺子先生等,曾在六四天安门事件后,支持天安门广场学生,保护在日留学生。

4年前,我在采访日本众议院自民党众议员长尾敬时,他表示:「我们日本和日本人意识到,这痛苦的记忆,不应该再次发生。 我们日本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

天安门事件30周年时,前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现日本首相)发表的针对「六四」的讲话:「动用军队导致冲突,出现了许多人丧生的悲惨局面,这确实令人遗憾。 」菅义伟还表示:「自由、尊重基本人权和法治是国际社会的普遍价值,在中国也必须保证这些价值,而且我们一贯地直接向中国政府传达这一信息。 我们也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表示关切,将继续与国际社会密切合作,并强烈鼓励中国方面这样做。 」

昨天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表述了同样的上述内容。

当今疫情蔓延,我们在日本只能用这种形式纪念,香港每年维园的纪念活动已被迫终止。 台湾总统蔡英文及副总统赖清德发表「六四」谈话时说:「我们不会忘记在天安门广场前为争自由而牺牲的年轻朋友,我们将持续深化民主与全球民主阵营坚定地站在一起。 」

王进忠呼吁:我们希望,日本作为亚洲最大的民主国家,能够更多地关注香港、维吾尔、西藏、南蒙古等地的人权,支持中国的民主化。

左起:北井大辅、王进忠、董鹏。 图/田牧提供

台湾《民报》首发

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