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及「中间道路」 人民和睦友好(中)

作者 田牧 2022 年 3 月 11 日

2022.3.10.国际藏汉人民纪念「3•10」西藏自由抗暴63週年网路会议与会人士。图/田牧制作

罗兰德・库纳:我们要为弱势伸张正义

罗兰德・库讷(Roland Kühne),是莱茵马斯职业高校的教师与牧师。2010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他是第二位在服刑期间获得诺贝尔奖的人,他的故事与事迹震撼了整个世界,罗兰德・库讷牧师是西方千万信服者之一,从此成为中国民运的朋友,十几年如一日坚定不移与我们一起合作与奋斗。

罗兰德的发言是:我是一名基督徒,也是一名人权斗士。我在菲尔森区(Viersen)的莱茵-马斯职业学院教授宗教。菲尔森市和其他许多城市的市政厅一样,将于 3 月 10 日昇起西藏国旗。

在当前普丁对乌克兰人民进行军事侵略的背景下,我们应对西藏长达数十年的镇压、新疆维吾尔人的迫害,以及对台湾同样的侵略行为应当被重新审视。

圣经说:「你们为哑巴和一切被遗弃的人张口。你要张口,按公义审判,为穷人和穷人伸张正义。」(箴言 31:8-9)

我们这些世界各地聚集在这次会议上的人,都坚持圣经中的话语,并将带来光明,透视独裁政权犯下的、也包括在俄罗斯犯下的侵犯人权行为。

《世界人权宣言》的序言指出:人类大家庭与生俱来的尊严是世界自由、正义与和平的基础。

如果我们真的是一个人类大家庭,正如《世界人权宣言》序言中所述,这就意味着:

我们应当为正义而战!

作家们,把你的笔削尖!

歌手们,加油!

音乐家们,调好你们的乐器吧!

记者,继续传播真相!

世界大家庭中,今天参加会议的人,我们仍然生活在自由世界的姐妹和兄弟们,我们是一个团队。我们以强音反对权力的滥用。

为了抗议,我们有时不得不走向街头,聚集在广场上、在大使馆前和政府大楼前,为那些正在逃亡的人唿喊发声。

我们跟达赖喇嘛和几十年没有放弃为西藏而战的人们站在一起。

为了那些不放弃香港民主希望的人,

为守护台湾的自由永不放弃的人们,谢志伟博士我们也与您站在一起。

为保卫乌克兰国家主权免于侵犯的人民而奋斗。

人们现在受到伤害和杀害。但是世界属于这些人,这是上帝的世界,是我们共同的世界,绝不是世界上那些独裁寡头们的世界。

我再次重申,我们必须支持正在利用新媒体开展反对致命武器运动的年轻人。这是一场让普丁、习近平和卢卡申科心中恐惧的新斗争。

我们必须与香港的黄之锋、周婷和罗冠聪,以及许多不知名的年轻学生站在一起。

气候保护者格蕾塔·童贝里(Greta Thunberg)对黄之锋说:「你是每个相信人权不能被剥夺的人的榜样。我们在一起能形成是一股响亮、无法被漠视的声音。」

刘晓波关于西藏问题曾说:「西藏问题的出路,从根本上取决于中国政治制度。解决西藏问题不可或缺的政治前提是全中国的民主化。」「在中国人获得自由之前,藏人是没有自治权的。或者反过来说:西藏人没有自治权,中国人也没有自由。」

莱茵马斯职业高校的教师与牧师罗兰德・库讷(Roland Kühne)。图/田牧提供

严家祺:祝愿尊者实现愿望回到西藏

严家祺先生,自上世纪八十年起,在中共体制内从事政治体制改革工作,针对中国传统体制时弊,最早提出「废除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问题等。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后流亡法国,同年任总部在巴黎的「民主中国阵线」首任主席。在中国海内外民主人士心目中,严先生是中国民主改革的着名理论家,并身体力行、践行初心的民主事业先驱。

严先生十分敬重尊者达赖喇嘛,他有一个心愿与诉求,他说:达赖喇嘛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到他的出生地——西藏。

六十二年了,中国政府一直不允许他回西藏。在人类歷史上,有几个政府如此残暴?如此毫无人性?

祝愿达赖喇嘛尊者能实现愿望,回到中国,回到五台山,回到西藏!

中国民主改革着名理论家、民主中国阵线首任主席严家祺。图/撷自网路,田牧提供

席海明:尊者的思想与精神在汉人中打下基础

席海明,1981年内蒙古大学爆发学生运动时学生领袖,自此一生走上了反体制之路,成为中共专制政权打击的对象。现任南蒙古大唿拉尔主席、内蒙人民党主席。

席海明的发言是:大家好呃!挺高兴参加这个讨论。西藏人与蒙古人是信仰上的兄弟,达赖喇嘛是西藏人民的精神、政治领袖,有的人说是藏王,对我们蒙古人来说他就是个神,就是个活佛。

对于西藏,蒙藏因为宗教的缘故,是有一种特殊的关系,感情上也非常紧密的联繫。63年前的3月10日,西藏人民对于中共暴政的抗争,最后被中共血腥镇压,达赖喇嘛带领几万藏人到了印度。有一种说法,达赖喇嘛尊者是国际上最年长的流亡者。我个人认为:达赖喇嘛来到自由世界,为西藏自由、为西藏生存而抗争,他点燃了西藏自由的圣火,他是西藏传统文化宗教薪火相传的圣人。有人说西藏自由还没有实现。我们换位思考看问题,我觉得:西藏的软实力在世界上是非常让人震惊的,或者让人敬佩的。我去了几次达赖萨拉,世界各地的人都去。你在德国一提及达赖喇嘛,可以说是家喻户晓。这就是西藏人的成绩,或者说是藏人的软实力。

刚才大家都提到了「中间道路」,胡平提到,这是尊者的智慧,是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结合。有些书上也写,西藏人到海外,刚开始时中央情报局找过他们,训练过他们,最后达赖喇嘛下令停止这种武装,因为达赖喇嘛不愿意流血,他觉得生命都是宝贵的,佛教就有这个内涵,所以还是走和平道路,「中间道路」也有这方面的思考。现在也得到中国海外的知识分子中很大一部分人的认同。

原来一说边疆问题、民族问题,汉人们都敬而远之,上世纪90年代初也还是这个状况。现在呢你看一开这样的西藏讨论会,很多老朋友,或者着名的中国知识前辈都到会了,这个说明尊者的思想与精神在汉人民间打下了深刻基础,对这个问题大家都理解与认同。

中华民族一体性,其实是一种文化上的种族灭绝,是大汉族主义的沙文主义,野蛮的殖民统治。所以说我们对中共抱希望,是一种自欺欺人,我已经跟他们斗了四十多年了,从1979年就开始了。刚才老魏也提到了共产党,现在他们的手已经伸到海外来。共产党过去讲阶级出身、爱国主义什麽的,现在都讲给你钱,海外很多人拿了共产党的钱,所以我们斗争路上的阻力更大了。

我们蒙古人就是想在自己的土地上过自己的日子,中共连这个都不允许,我们看不到任何希望,我们独立希望渺茫,咱们说真话,就是因为我们人口太少,在我们自己土地上我们都成了少数了,中国政府通过移民、支援边疆建设,说些很好的名词,实际上就是要毁灭蒙古民族,从根上刨除。现在来说,从感情上我们与中国人真的过腻了,而且我们也能看到跟着中国人一起过,我们的出路就是被同化,结局就是这个民族要完蛋。

「文革」中数万蒙古人被杀,民间估计说近10万,但是现在呢?你若老老实实的,习近平说啥,你就跟着说啥,就没事儿。倘若你稍微有点不同意见,就把你「维稳」了,就把你抓起来。所以你说这活得窝囊不窝囊?原来还说是我们自治,现在自己的语言都不让说了,还说我们是当家作主,原来有的人说当家不做主,那是50年代有一些知识分子说,实际现在呢?是当家不能当,做主也不能做,啥都得看中共的脸色,对我们来说就是汉人政权。

我现在回到主题上,我们希望西藏的斗争取得进一步的成就,祈祷神,神会拯救西藏,当然也得靠大家一起奋斗,我有时候很羡慕藏人,他们有达赖喇嘛尊者。希望今后的中国民主运动,我们蒙古人拯救文化、自由与解放运动、西藏人的自由运动,都能更好的发展!

南蒙古大唿拉尔议会主席、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图/田牧提供

王军涛:在中国实现尊者「中间道路」夙愿

王军涛,最早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与陈子明、胡平等竞选北京海淀区人大代表而闻名,「六四事件」时被中共视为「煽动、组织、指挥反革命暴乱的重要案犯」,一生从事中国宪政民主运动。现任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

王军涛发言道:谢谢天琪、谢谢永忠、谢谢恒青!

非常高兴今天有这样一个机会,能够表达对西藏人民的敬意,表达对达赖喇嘛尊者的敬意。因为我们都知道,现在全世界都在为一场战事牵动而焦虑。现在看到这场战事,我真的是从心里头佩服、敬佩达赖喇嘛的睿智。他在那麽早就提出了「中间道路」,实际上是为将来中国汉藏两族人避免这样的一场灾难,做出了一个非常好的铺垫。

很可惜,现在中国还是由中共这个暴政在统治,使得我们今天汉族人民不能够进行很好的反思与回答,在这条路上,我们看到汉藏两族人没法进行很好的合作。我相信如果结束了共产党专制暴政之后,汉族人民会由衷地支持这样的想法。

我想起1994年我刚从监狱来到美国的时候,因为我们虽然也在民主的事业中奋斗很长时间,但是我们毕竟在共产党严厉控制的信息中,实际上不大清楚在西藏发生了什麽,也不大清楚达赖喇嘛尊者他是怎麽出国?又想些问题?那时候我记得在波士顿时,我有一个机会见到了达赖喇嘛尊者,他跟我讲了「中间道路」之后,我当时就很兴奋,我就觉得这个想法一定能得到多数,或者绝大多数汉族人民的支持。因为很简单,汉族人民他们虽然有很多不合时宜的一些地缘政治的想法,比如「大一统」等等,作为普通老百姓都希望能生活在一个和平、国泰民安的环境中。

达赖喇嘛尊者实际上是得到世界各国的敬重与爱戴,主要是尊者提出的思想与精神,这为世界各民族的现代化建国提出了一种思想与哲理,即「中间道路」,为全人类各民族避免血腥冲突提出了和平道路。

我非常希望在有生之年,在推动中国民主化的同时,能够有一天在中国实现达赖喇嘛尊者的这样一个夙愿,和他提出的这样一个理想,就是让「中间道路」能够成为解决汉藏矛盾、解决汉藏两国人民将来长治久安共同生活在一起,共同繁荣、共同安全、共同发展的一个有效的政治保障。

谢谢大家,请转达我们对尊者达喇嘛的敬意!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图/田牧提供

蒋扬次仁:西藏会自由!中国也会自由!

蒋扬次仁,近年来数次参加了国际性的「汉藏民间交流与对话」会议,与不少汉人成为好朋友。现任藏人行政中央官方中文网「西藏之页」总编辑。

蒋扬的发言:各位大家好!首先感谢大家参加今天的纪念活动。同时,今天是藏歷2149年水虎新年的初五,藉此机会向大家献上新年的祝福,扎西德勒!

虽然,按照西藏的传统,以及世界各地的新年习俗,我们本应该和家人朋友团聚一堂,在自己的家园中欢度新年,但是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西藏境内的藏人在经歷中共的入侵,以及铁腕统治下,没有一年可以安心和欢乐的过上一个和平的新年。即使对于流亡在自由国度的藏人来说也是一样。每当想起中共入侵西藏,残暴屠杀西藏人民,消灭西藏的语言、文化和宗教。以及自1959年3月10号以来发生在雪域西藏的那一幕幕惨绝人寰的事件和境内同胞遭受的苦难,更加无法安心的过年。

今年的藏歷新年刚好在西元3月3日。但对于我们藏人来说3月是一个难以忘怀的月份。而1959年在西藏首都拉萨爆发的和平抗议中共的运动,相信大家都非常清楚,我在这里就不一一叙述了。

今天,在座的华人朋友们都是爱好自由与民主,支持达赖喇嘛尊者提倡,藏人行政中央秉持的「中间道路」政策的人士。也是响应达赖喇嘛尊者提出的「促进汉藏民间交流」的推动者。因此,在西藏人民遭遇百年不遇的浩劫,境内藏人遭受苦难的特殊时期。特别是在今年2月25日西藏着名青年歌手才旺诺布传出在拉萨布达拉宫前自焚的不幸消息之际。

在此我感谢各位支持正义,爱好和平和自由的华人朋友们,抽出宝贵的时间参加今天的会议和纪念活动。坚定不移的表达对西藏人民的声援和支持,以及纪念63年前的那场让人难忘的自由抗暴运动。同时,感谢廖天琪老师和潘永忠先生等等各位朋友组织这场活动。

我们今天通过网络从世界各地参加这场纪念活动。相信在世界各地的藏人和支持者,以及各位华人朋友们的共同努力下,终有一天我们都可以摆脱中共的统治和迫害,沐浴在自由和民主的阳光下。

最后我想对大家说,我们雪域藏人始终没有放弃过对自由的嚮往,无论中共多么强大,但我们相信,自由和正义的光芒终将照耀西藏,西藏将会自由,中国也会自由,谢谢大家!

藏人行政中央官方中文网站总编辑蒋扬次仁。图/撷自网路会议画面,田牧提供

丹增・措希鲍尔:西藏人民决定民族自决或独立

丹增・措希鲍尔(Tenzyn Zöchbauer)是德国西藏倡议组织主任。

丹增的发言:最近几週,成千上万的人为了乌克兰的和平与自由而示威。作为西藏人,我们同情乌克兰人,因为我们也经歷过被入侵的苦难。保护人民的自由,本应将人权放在首位,但很多政府却长时间保持沈默。对于中国和俄国,西方国家想通过贸易促进变革,因而藉口「不干涉内政」。他们的沈默造成了许多受害者,并使独裁者之间建立了强大的联盟。

尊者提出「中间道路」,试图以和平和非暴力的方式保护藏人和中国人的生命。这种策略没有被中共认真对待。藏人始终愿意通过对话及和平方式解决问题,但西藏境内的藏人并不安全,他们急需我们的帮助。

就在10天前,一名年轻而成功的藏人才旺罗布为抗议中国对西藏的佔领,并要唤醒人们对中共统治下西藏人民的苦难得到关注,因而自焚。1959 年 3 月 10 日之后的 60 多年,西藏人权状况没有改善,藏人的生活仍然备受煎熬。

正如尊者所说,不论选择「中间道路」,民族自决或独立,这必须由西藏人民做出决定。他们拥有最终决定权。

作为支持西藏的团体,「德国西藏倡议组织」将支持西藏人民的决定,始终为正义、自由和人权挺身而出。

我们将确保藏人的声音能够被听到,次旺诺布的求救唿声将传递到德国各级政治、社会和媒体。

25 年来,德国西藏倡议一直鼓励城市和自治市在 3 月 10 日昇起西藏国旗,以示团结。2022年,德国400多个城市和直辖市将在德国市政厅和公共场所升起西藏国旗,为西藏的自由和正义发出清晰的信号。

德国西藏倡议组织主任丹增・措希鲍尔。图/田牧提供

陈破空:中国人民会拥护尊者的「中间道路」

陈破空,作家、政治评论家,着作甚丰,作品涉及政治、经济、文学等各领域。

陈破空的发言是:在西藏抗暴周年,我感觉最近几年,似乎西藏的话题有所淡化,或者有所降低,那是因为世界的热点增加了,更多的目光注意到在新疆所发生的集中营事件,21世纪的丑闻,人类最大的污点,或者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到香港,中共砸了「一国两制」,背弃中英联合声明,在香港实行港版「国安法」,实行国家恐怖主义,或者说中共在威胁台湾,更重要的是现在俄罗斯大举入侵乌克兰,发生了区域性的战争,甚至有上升到世界大战的危险。但是西藏问题是否淡化了呢?其实所有这些,都是西藏问题的升华,或者说是翻版,因为西藏在抗争中共侵略的时候,它孤立无援,当时国际社会联合国是做出了谴责,谴责中共入侵西藏。但是国际社会没有伸出实际的援手,以至于西藏沦陷,沦陷到成为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然后当时的中国当局跟西藏签订了所谓的17条,后来也是悍然撕毁,然后砸烂西藏的一切,砸烂西藏的文物古迹、文化等等。现在所有这些故事都在升级、都在翻版,新疆所发生的集中营事件,新纳粹事件,以及香港港版「国安法」所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以及中共对台湾的武力威胁,要染指台湾。所有这些都是在升级,比如说香港废弃「中英联合声明」,说是歷史性文件,就跟当年中共撕毁「西藏的17条」一样,又在新疆所进行的种族灭绝、文化灭绝,以及在内蒙古实施的文化和语言的灭绝,都是西藏故事的升级版。

事实上今天的乌克兰战争,也是西藏问题的升级版、国际版。因为俄罗斯狂妄地宣称,普丁狂妄地宣称,乌克兰是俄罗斯的一部分。这些话我们听得非常的熟悉,就是中共狂妄地宣称,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或者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其实这个句子我们都知道了,他这个句子到处造,实际上真正的意义是什麽呢?完全相反,就是西藏自古以来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或者说新疆自古以来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甚至于台湾自古以来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个句子一直可以造下去,不过我们看到今天的乌克兰的战争,幸运的是全世界制裁俄罗斯,开闢了另一个战场,比军事战场更有力的打击,对俄罗斯的这种毁灭性的打击。

另外乌克兰人民英勇抵抗,国际社会广泛的声援,军事的援助、经济的援助,以及道义上的援助都在进行,这是什麽呢?就是西藏的悲剧不再重演,在一定程度上不再重演。今天我们看到,当年的西藏如果能取得今天乌克兰这样的处境的话,故事会完全不一样,所以这一场乌克兰战争至关重要。如果俄罗斯得逞,炸毁乌克兰,甚至把乌克兰变成它所谓的一部分的话,那麽不仅是俄罗斯会耀武扬威,继续的恢復它前苏联的版图,甚至中共也可以趁势而上,对台海构成重大威胁。这大概就是美国政府至今还没有直接参战的原因,要看住台海这条防线。但是如果俄罗斯的入侵遭到挫败,乌克兰人民能够英勇的保卫自己的国家,挽救自己的国家,那麽对国际会是极大的鼓舞,不仅台海防线可以守住,对中共来说构成心理重创,而且国际上的民主力量会再次上升,会继续的上升,专制势力、独裁势力、军国主义势力、纳粹势力会遭到打击。所以所有这些故事总结起来,源头都是西藏故事,或者说西藏故事是源头之一。

回头来看达赖喇嘛所提出的「中间道路」,「中间道路」中共是不会领情的。问题是中国人民是优秀的,人民会领情的,而中国的未来会领情的,一个民主中国的未来会领情的。

达赖喇嘛在提出「中间道路」,我们看到数十年来似乎没有效果,但是却彰显了达赖喇嘛的大善大慈大悲,对中共的大恶大邪,这种正与邪、善与恶的对比,可以说昭然若揭,歷史是邪不压正。印度诗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泰戈尔说:「人类歷史就是艰难地等待着被侮辱者的胜利。」所以我相信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不仅在西藏人民中形成了凝聚力,将来终有一天会深入中国汉人的心,会获得汉人、优秀的汉人、正常的汉人、有良知的汉人的认可与拥护。所以「中间道路」最终会取得胜利,那就是当民主中国到来那一天。所以我们今天跟西藏人民、跟维吾尔人民、跟蒙古族人民、跟香港人民、跟台湾人民、跟世界各国人民共同奋斗。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乌克兰局面和中国国内的局面一样,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麽中国威胁,只有中共威胁,它是中国人民、各少数民族和世界各国人民面临面对的共同威胁与敌人。

向西藏人民致敬!向达赖喇嘛尊者致敬!

作家、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图/撷自网路,田牧提供

黄慈萍:团结一致,共同反抗中共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秘书长黄慈萍的发言是:

今天,我们几十个藏汉人民聚集在一切纪念藏人抗暴63周年。正处于普金侵略乌克兰、残害无辜的乌克兰人民的时刻,这也让我联想到中共对西藏的侵略,对藏人的压迫,尤其是对藏文化与宗教所进行的种族灭绝。

记得我还小的时候,我的一些同学是安徽省军区的子女。他们给我讲中共的军队入藏所受的「教育」及「所见所闻」,许多让我难以置信。多年以后,在真正地了解了藏人尤其是其宗教、文化与歷史之后,我意识到他们所述是中共的宣传,这宣传毒害了许多的汉人,尤其是因为中共对信息与新闻的掌控而无法了解真相的汉人,我不过是其中的一个。

之后,我了解到更多藏史,以及63年来藏人前赴后继、持续不断地抵抗中共的近代史。我也有幸多次拜见了达赖喇嘛尊者,并聆听他孜孜不倦的教导,尤其是推动汉藏友好的愿望与努力。他老人家的「中间道路」是本着最大的善意和诚意所进行的最优化选择。然而,即便如此,嗜血成性的中共也没有给予善意的回报——中共的迫害造成一代又一代的藏人流亡,无家可归,一个又一个的藏人被迫反抗,甚至自焚!2022年2月25日,知名藏族歌手才旺罗布于拉萨布达拉宫外自焚,成为自2009年起第158位自焚的藏人。然而面对这样惨烈的抗争真相,中共以其高技术手段进行了封网与抹杀,但人们一旦了解真相,中共还能封锁人们的良心与同情吗?

我觉得,今天这样一个活动,是汉藏之间得以交流并加以理解的良机。我参加这样一个活动,不仅仅是要表达一个汉人对藏人的同情与理解,也是为了能进行一些交流,增进与藏人的友谊。汉藏只有团结一致,共同反抗中共,才足以抵抗中共的迫害,共同迎接光明的未来。

让我们团结一致,共同反抗中共!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秘书长黄慈萍。图/撷自网路,田牧提供

慈诚嘉措:藏汉年轻一代需要与长辈们一起承担责任

藏人行政中央驻北美办事处华人事务联络官慈诚嘉措的发言:

尊敬的各位长辈,各位新老朋友们,代表藏人行政中央驻北美代表办事处感谢各位华人朋友能参加今天的场合,一起纪念六十三年前全体藏人和平抗暴的日子。

在此我想讲重要的两点和一个唿吁。

第一,关于「中间道路」,尊者达赖喇嘛推荐的「中间道路」,不仅得到了大众藏人的支持,也是西藏议会一致通过,解决藏中问题的方针。国际社会赞扬尊者达赖喇嘛的心胸宽广,尤其是在海内外的华人中,此方案得到了非凡的支持。藏人行政中央依然坚定继续保持「中间道路」的方案。本代表办事处在北美地区在过去数十年的时间里,一直举办和推动藏汉交流。藏汉交流已经成了一个国际化的友谊之桥,今天的活动是最好的见证。尊者达赖喇嘛一直在讲,这个世纪应该推动对话去解决问题。我们在此领先走入了对话的世纪。

第二,在过去六十三年里,境内外的藏人经过三代,依然保留着自己的语言,信仰和传统文化。保护独特的西藏文化的过程是十分艰苦,藏人是用了几代人的生命和自由去保护。两个星期前西藏境内传出来的信息让我们我们知晓,年轻的藏人艺术家,不仅是藏人,而且在汉人最潮流的平台上非常有名的歌手才旺罗布在拉萨布达拉宫前自焚。自由亚洲电视台报导他以去世。虽然才旺罗布是一位红旗下长大的新一代的藏人,他的奋不顾身,明显的表明境内藏人的意志是坚定的。在世界各地流亡的藏人一直在代表西藏境内的藏人,给各国的政府和人民解释西藏境内越来越糟糕的政策,总的来说境内外藏人是心连心,尤其是新一代的藏人为自己独特文化、信仰和追求,是永远摧毁不了的。

最后我想唿吁年轻一代的藏人和汉人,开始负担起父辈们千辛万苦保持下来的合作与友谊,在这场正与邪、善与恶的斗争中,也需要我们共同去战斗,我们应该向前辈们学习,与他们一起承担起义务和重任。(待续)

藏人行政中央驻北美办事处华人事务联络官慈诚嘉措。图/撷自网路,田牧提供

台湾《民报》首发

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