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及「中间道路」 人民和睦友好(下)

作者 田牧 2022 年 3 月 14 日

2022年国际藏汉人民纪念「3•10」西藏自由抗暴63週年网路会议与会人士。图/田牧制作

陈奎德:尊者的思想与精神赢得文明人类的崇敬

陈奎德是中国知名学者,现任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纵览中国》网刊发行人兼主编。

陈奎德发言是:藏族人民在达赖喇嘛带领下,走出西藏已经63年了,藏人歷经苦难,难以律例叙述,这是一部伟大的史诗。

在这个史诗般的歷程中,藏传佛教由一个地区性的宗教,变成了世界性的宗教,获得了闻名世界的广泛尊敬,达赖喇嘛及其藏传佛教为核心的西藏文明,已经在精神上赢得了世界、赢得了文明人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藏传佛教无疑又成为了世界级的宗教。环视全球从民间到政府,几乎众口一词,一边倒的站在了达赖喇嘛一边,西藏人的深重苦难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重要焦点之一。

今天大家看到欧洲乌克兰发生的事情,使我们相信,文明人类同仇敌忾、众志成城,一个伟大的潮流正在兴起,我们正在进入一个伟大的转捩点,人类走向自由、走向尊重各文化精神价值的潮流,正在加速的进展。我相信我们能够看到达赖喇嘛重返西藏的那一天,看到「中间道路」实现的那一天,看到中国共产极权制度土崩瓦解的这一天。在此我祝福达赖喇嘛尊者!祝福各位西藏朋友!祝福世界的前途!

中国知名学者,现任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纵览中国》网刊发行人兼主编陈奎德。图/撷自网路,田牧提供

米歇尔•雷:德国对华政策的转折点?

米歇尔•雷(Michael Leh)独立记者,国际人权协会 (IGFM) 董事会成员。

米歇尔•雷的演讲是:我们在面对一个可怕的歷史时刻。欧洲再次爆发公开的战争。曾经是共产主义特工的独裁者普丁,出于帝国主义的权力慾望,于 2 月 24 日入侵乌克兰。

我们紧张而专注地看到,乌克兰人正以近乎绝望的勇气勇敢地抵制,进行反抗。据说已经有 170 万人逃离该国,其中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长期以来,尤其是在德国,普丁一直被严重疏忽地误判、觉得他不值得畏惧,有人甚至对他追捧。

他等到北京奥运会结束才出击,以免破坏他的独裁者朋友习近平的好戏。他希望中国成为他打击西方民主体制的哥儿们伙伴。

两天前,我在俄罗斯驻柏林大使馆前在数百名乌克兰人面前的一次集会上发表讲话时说,德国前总理格哈德·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多年来受聘于普丁,担当克里姆林宫的说客,我作为一个德国人,感到羞耻。1989 年天安门事件后,他曾与时任法国总统雅克·希拉克 (Jacques Chirac),一起在共产主义的北京,担任顾问,并主张取消欧盟对中国的武器禁运。幸运的是,他没有成功。

2 月 27 日,奥拉夫·萧兹(Olaf Scholz)总理在一份政府声明中表示:「我们正在经歷一个转折点。这意味着:今后的世界改变了,不再与之前的世界相同。其核心是关于是否允许权力违法以及我们是否有能力对普丁这样的战争贩子进行限制的问题。」

习近平也是战争贩子。2 月 24 日,普丁发动攻击战的当天,我也在总理府前的抗议活动中发言,唿吁改变德国的对华政策。北京对台湾的暴力威胁也违反了国际法,但德国政府并没有大声表态。台湾的主要政客在德国仍未受到正式欢迎,这一切都必须改变。中国人对维吾尔人的行为还没有像法国议会那样被联邦议院谴责为种族灭绝。

正如普丁现在入侵乌克兰并剥夺乌克兰人拥有自己国家的权利一样,中国也想征服自由的台湾。另一方面,台湾人则宣布声援乌克兰人。还有藏人:2 月 27 日在柏林举行的大约 20万人参加的乌克兰示威游行中,我看到了来自「西藏倡议」的丹增·佐希鲍尔(Tenzyn Zöchbauer),上面挂着一张大海报:「西藏人与乌克兰站在一起」。不幸的是,由于普丁的战争,对西藏人的持续迫害和压制依旧几乎没有被注意到。

据《西藏倡议》报导,2月25日,西藏青年音乐家次旺诺佈(Tsewang Norbu)在拉萨布达拉宫前自焚。自 2009 年以来,共有 158名藏人因西藏人权受到侵犯而自焚。

2017年,我在柏林采访了西藏僧侣和人权活动家果洛晋美(Golog Jigme),他因在纪录片《把恐惧抛在脑后》中的角色而多次被监禁和折磨。

在与他的交谈中,我说,这些藏人自焚事件在西方媒体中,多半以不起眼的小篇幅报导出来,很少被注意到。果洛晋美回答我:「我深感失望和震惊,这些事件在国外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也没有产生真正的政治效果。如果您想在不伤害他人的情况下为自由而进行和平斗争,这些自焚是最激烈的抗议形式。它们也是一种直接的见证方式——献出一个人的生命。当藏人自焚时,他们的意思是:他们心中的痛苦大于身体的痛苦。」

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西藏会议,让藏人的痛苦得到更多的认可。

独立记者,国际人权协会 (IGFM) 董事会成员米歇尔•雷(Michael Leh)。图/田牧提供

长平:中国人必须了解与认识西藏问题真相

长平,时事评论作家、记者与异议人士,被誉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中的代表人物,曾获「香港人权新闻奖」、「华人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加拿大国际新闻自由奖」等多项荣誉。现在担任「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总策展人。

长平发言是:谢谢李恒青先生的介绍,非常感谢主办方的邀请,我很高兴能够参加这个会议。

很多人都知道,我是中国汉人中为数不多的因为谈论西藏问题被改变命运的媒体人之一。2008年,西藏发生「3•14」抗议事件之后,我在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发表了〈西藏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一文,引发了一场舆论风暴,导致我在南方报业集团被撤职,并最终离开中国。作为观察中国政治30年的时事评论作者,西藏对我的意义,当然不止是和个人命运的关联。西藏的坚韧抗争,鼓舞了全世界人民争取自由。这里我想强调一点,那就是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或者称西藏流亡政府的民主建设。大家知道,中国两会正在召开,有评论认为,乌克兰危机让美中关系有所缓和,美国会投出较多的安全资金,在欧洲相对的会减少对中国的压力。汪洋在他的工作报告中讲到,今年的主题是围绕中国共产党20大胜利召开,围绕着这个凝聚力。如果美国的压力减轻,大家预期,习近平将会轻松连任。

2016年2月,我写过一篇文章,叫〈揭露更多藏人的真相〉,是因为中国有网友在揭露一些人,比如说一些明星黄秋生、何韵诗、卢凯彤等,其中证据之一就是他们与达赖喇嘛尊者合影。我当时在文章中说,遗憾的是中共宣传部门掌控的媒体,对这些事件及其背后的真相「揭露」得太少了,比如说他们提到西藏、提到达赖喇嘛领导的流亡政府时,还在说落后的农奴制。事实上西藏流亡政府早已经实行了现代民主制。1991年实现了议会直选,2011年实现了第一次民选行政长官,2011年达赖喇嘛尊者宣布在政治上退休,彻底的结束了传统的政教合一的制度,将行政权力完全交给当选的施政,当时是葛伦赤巴洛桑森格。今天在中国即将迎来21世纪的终身制领袖的时候,我希望更多人了解西藏的民主建设。

另外刚才库讷牧师提到年轻人以新媒体抗争,我也想在这里说一下,大家知道,香港支联会在去年9月被迫解散之前,为中国的抗争运动做了最后一件大事儿,就是启动众筹建立「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我有幸受邀作为总策展人,大家可以在我的屏幕背景上看到这个博物馆网站的封面,还在建设之中,希望在今年六四前会完成。有个中英双语展览,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

我这里想说的是,这个「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以「六四记忆」为主体,将1989年的中国命运与全世界的抗争歷史相连接,其中包括西藏人的长期抗争,所以我们还将添加展览项目,让更多的人看到西藏人的抗争和民主建设,也希望得到藏人朋友的支持。

最后我希望为抗议中国政府自焚的25岁的藏人艺术家才旺罗布能够得到治疗,如果不幸去世,希望他得到安息。他和所有藏人的抗争,将永远激励我们为自由和民主而奋斗,我也祝愿乌克兰人民早日回归和平自由的生活。

时事评论作家、记者与异议人士,被誉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中的代表长平。图/田牧提供

王安娜:藏人维人汉人都是中共统治下的受害者

王安娜,前青海政协委员,企业家、公益人士,2018年流亡美国,创办光传媒,光传媒董事长。

王安娜的发言是:我很荣幸有这样的机会,在这样的一个会议上,谈谈我的感受和看法。作为一个曾经生活在藏区的汉人,每年到「3•10」这个特殊日子的时候,我都会觉得非常沈重。首先它让我想起了我在藏区的各位朋友,我希望他们能够平安、能够更好地生活。由此就想到了中共70年统治对中国各民族造成的灾难和伤害。诚如大家所看到,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国,迅速的全面的恶化,在我们身边发生的歷歷可见的事情,甚至在去年和前年,都会说「西藏的昨天就是新疆的今天,也就是我们汉族的明天。」实际上到现在为止,完全发展到现在西藏和新疆所面临的一切,都已经在全中国推广开来。我们在藏区、在北京生活的时候,最早大概就是五、六年以前,要去西藏都是要取得批准,要当地派出所进行治安考察论证,没有许可不能入藏,藏人也不能出行。很快,这些统治的策略都搬到了新疆,在新疆有了新的、更疯狂的手段、进展,就是维吾尔族人在公共的餐厅,大概三、四年之前就开始了,2个人以上不能在公共餐厅吃饭。在当时我就觉得很震惊,可是现在在北京,就在中国的首都,3、4个人以上的聚餐,我的朋友都不被允许。中共的这种统治,殃及全中国的这种残暴和黑暗,实际上就给世人展现出一个什麽呢?就是共产主义统治,不论他是中共、俄共、苏共、韩共,他们都是给人类带来灾难,共产主义就是洪水和灾难,所到之处,荡然无存,血腥生命被屠杀。

前青海政协委员,企业家、公益人士,2018年流亡美国,创办光传媒,光传媒董事长王安娜。图/田牧提供

陈立群:用生命捍卫自由

陈立群,1979 年起参与民主墙运动,1998 年参加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可说是一生民运人,现任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副主席。

陈立群的发言是:这个世界令人不安。在这样的时刻我们在一起纪念西藏人民自由抗暴六十三周年,使得我们有了更多的共鸣和期许。

长期以来西藏在中共极权的统治之下,环境受到破坏,宗教、文化遭受摧残,人权受到迫害,西藏的情况越来越引起国际社会的不安和关注,同时藏人争取自由民主的和平抗争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尤其是近年来一百五十多位藏人前赴后继惨烈自焚,宁可化为灰烬,也绝不伤害无辜的生命,让世界看到他们灵魂深处的慈悲,他们用这种极其壮烈的终极牺牲,表达对中共的抗议。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就在3月4日星期五,我在推特上又看到一则令人悲伤的消息,2月25日早上在布达拉宫外自焚抗议者、25岁的才华横溢的歌唱艺术家才旺罗布去世了!他是96年出生的,刚刚出版了他的专辑。推友唯色女士证实才旺罗布的舅舅是索县着名政治犯洛珠嘉措!这一悲痛的事件再次清楚地显示了西藏目前的严峻局势。

才旺罗布以自己25岁的年轻生命在西藏人民自由抗暴纪念日之前于布达拉宫前自焚赴死,真是悲壮而惨烈!

我对藏人深怀敬意,对藏人长期的和平抗争非常认同,对达赖喇嘛尊者怀有敬畏之心。抗争是长期的,自由比生命可贵。我尊重那些为自由献身的烈士的选择,但我还是要说,请珍惜生命!

达赖喇嘛尊者作为佛教界的精神领袖,在全世界受到各种不同宗教信仰的人们普遍的爱戴和尊重。

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所体现的宗教情怀和藏人自焚的终极牺牲,都是佛教慈悲大爱的体现,都向世人展现了藏人对民族文化、宗教信仰、对自由、和平的执着追求和勇敢捍卫。这是藏民族精神的精髓,是藏民族受到世人尊重的根本原因。

作为汉人,作为一名体制的反抗者,我对藏人的这种精神充满了敬仰。牺牲的人永生了,活着的人更要珍惜!达赖喇嘛的哥哥塔泽仁波切曾经在达赖喇嘛流亡初期写下这样的诗句:

歇息吧,我忠实的人民;

放心吧,我可爱的雪域。

总有一天我要回来,

以一千个不同的形体

带来帮助和慰藉。

我希望通过汉人和藏人的民间交流,让更多汉人消除偏见,理解和支持藏人的追求和奋斗。2020年,美国国会通过「西藏政策及支援法案」,是藏人争取民主的一项胜利。我祝福藏人的抗争不断取得成果,祝福达赖喇嘛健康长寿!扎西德勒!

现任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副主席陈立群。图/撷自陈立群脸书

王维洛:追求、坚守——她在灯火阑珊处

王维洛,作家、中国水利专家、德国CORS工程事务所工程师、科技作家,专精国土空间规划。

王维洛的发言是:达赖喇嘛尊者在《流亡中的自在——达赖喇嘛自传》一书的第一章<手持白莲的观音>中写道:「1959年3月,我逃出西藏,从此以后,一直流亡印度。1949年至1950年期间,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兵西藏。将近十年,我身兼政教领袖,致力重建两国之间的和平关系,但终归无效。我得到令人伤感的结论:我在西藏外面,能对留在西藏的人民做出更大的贡献。」

1959年3月至今是63年过去了。

2021年7月20日,河南省郑州市发生严重洪水灾害,常庄等十余座水库的无预警泄洪,造成郑州市内十一条河流水位暴涨,溢出河堤,淹没城市街道,淹没京广快速隧道、淹没地铁线、淹没重要公共设施如医院、商场、停车场等,最高水位达7米,造成重大的人员伤亡。

面对河南郑州市的洪水灾害,习近平、李克强等中共领导人均没有亲临抗灾第一线,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根据新华社的报道,习近平于7月21日赴西藏调查研究。习近平此次去西藏的目的有两个:一是与纪念解放军入藏70年有关;一是与中共准备在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处建造墨脱大坝有关。墨脱大坝的计划发电装机容量约是三峡大坝工程的三倍。

7月21日,习近平飞机降落的林芝机场就在墨脱大坝坝址不远的地方。建设墨脱大坝已经列入中共的十四五规划,从工程的决策、建设程序上来看,与三峡大坝工程相比较,处于1992年至1994年之间,即全国人大批准,三峡工程列入八五规划,就等正式开工。但是中共至今没有公布墨脱大坝的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没有公布墨脱大坝工程对生态环境影响评估报告。

雅鲁藏布江是西藏的母亲河,雅鲁藏布江大峡谷西藏宗教的圣地。中国的科学家曾这样贊美雅鲁藏布大峡谷:「雅鲁藏布大峡谷是一座完整的天然博物馆,被科学家称为是物种起源、分化的中心、是气候和环境演变的启动区,是生物多样性的天然基因库,她集中了地球上一半以上的生物物种,是我国生物资源开发利用最具有前景的地区,是拯救和繁育频危物种的理想之地。大峡谷所显露出的地质痕迹充分证实了大陆漂移学说和青藏高原隆起的歷史。在这里集结的山系群峰、发育的冰川、深切的峡谷、湿润的水汽、活跃的地貌、丰富的物种,是地球上任何地方都不能共存的天然博物馆,这里是自然科学的殿堂。雅鲁藏布大峡谷是地球上最华丽、最诱人、最震撼人心的自然与人文名胜大峡谷的巖石来自地心,五彩缤纷,完整记录了印度大陆与欧亚大陆漂移撞接的划时代歷程,构建起了地球发育歷史的巖石柱状图,青藏高原的巖石圈在这里暴露无遗,人类在这里可以看到地球深部的状态,那是一个五彩斑斓的境地。」

雅鲁藏布大峡谷,她是自然界巧夺天工的造物,是人类的瑰宝,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雅鲁藏布大峡谷不需要被唤醒,更不需要被改变模样。雅鲁藏布大峡谷绝不能被一个水电水利大工程所毁坏。

我开始关注西藏问题应该是在1982年。那年大学毕业留在南京大学当老师。教研室接到任务,要给中国电视大学开设《中国经济地理》课程,我分担教科书中三个自治区章节的撰写:西藏、新疆和内蒙古。

2018年我撰写了《亚洲的水塔—西藏高原的生态危机》一书,由台北雪域出版社出版。感谢西藏朋友提供的许多珍贵照片,更要感谢达赖喇嘛尊者的赐序。达赖喇嘛尊者写道:「西藏高原被誉为世界屋嵴,由于被无数巍峨的冰峰雪山所环绕,因此又被称为雪域西藏。有个华人学者曾说西藏高原是中国的水塔。与南、北极一样,西藏生态对地球的影响甚巨,因而也被称为『第三极』。发源于西藏高原的河流,包括西部的四大河流和东部的长江、黄河、澜沧江等,流域范围涵盖中国、印度及东南亚,是几十亿人类或其他生命赖以生存的依托。我经常唿吁要保护西藏的生态环境,并强调西藏生态环境的保护,是不分民族、文化或宗教背景,关系到几十亿人类未来继续生存繁衍的重要议题。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些事关人类共同命运而需要产生共识的问题,却常常因政治、经济或者自然资源的开发等理由而遭到蔑视或破坏。」

2022年春晚上,来自大陆、台湾、香港与澳门的四位男歌手一起唱了首名为《黄河长江》的歌。《黄河长江》本是台湾歌手张雨生作词作曲,歌词中本有「发源自蘶峨的山上,卷流下雄伟的青康藏」,但是在春晚上的歌词却成了「发源自蘶峨的山上,卷流下雄伟的模样」,连黄河、长江发源于西藏高原这个地理事实都不让讲了。

时光似箭,63年过去了。63年过去了,人们依然为理想而战。

中国的王国维大师在《人间词话》中有一段话是论述做学问的三种境界,其实做人、做事也是一样。王国维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在此王国维选用了三位宋代词人晏殊、柳永和辛弃疾的词句,来描述三种境界,要有明确目标与方向,要有执着的追求,必须坚定不移,孜孜以求。那麽当你蓦然回首,她就在灯火阑珊处。

就如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在《那一天》诗句中所写的:「不为来世只为有你,喜乐平安。」

引用王国维大师和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话,与朋友们共勉。

作家、中国水利专家、德国CORS工程事务所工程师、科技作家王维洛。图/田牧提供

张菁:中国人与藏维蒙港台人站在一起

张菁,中国妇权创办人。

张菁的发言是:翻开歷史,西藏(即图伯特)曾经是一个富饶的国家,牛肥马壮、有强悍的民族。自从一千多年前佛教文化传入西藏后,藏人就开始生活在自己特有的佛教浓郁的社会里,这片土地上寺院僧尼遍佈,信众虔诚香烟缭绕。

但是中国蚕食、併吞西藏的慾望从未停止过,尤其是1949年 中共建制以后,打着所谓「民主改革」等旗号,对西藏实行重赋严苛、驱赶僧尼、摧毁寺院,并一再违反「十七条协议」,直到全面消除藏人武装,抓捕、绑架精神领袖,中共从经济上、文化上以及政治上要彻底摧毁藏人古老的传承和他们的家园。1959年3月10日的拉萨事件,就是藏人忍无可忍的一次抗暴反击运动,即「西藏自由抗暴日(Tibetan Uprising Day)」。藏人用鲜血和生命来捍卫自由,付出了惨重代价。在一本记载藏人现代史的书籍《当铁鸟在天空飞翔》中描述,当中国空军的轰炸机飞过来时,藏人不知是什么东西,男女老少好奇的擡头仰望,直到一个个炸弹在人群中炸开,成千上万无辜的生命就这样瞬间消失,包括很多孩子。对藏人狂轰滥炸的是中共的陆军野战军和空军,正如今天我们看到乌克兰老人和孩子在俄军炮火轰击后哭喊和眼泪的情景,这些都是独裁强权反人道行径,对这些赤裸裸的犯罪,就算成为过去,成为歷史,也必须要说明真相,讨回公道,只有这样,才有正义到来的那一天。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现代史严重扭曲,充满了谎言。藏人抗暴63年来,在中共欺瞒下,绝大多数中国人不知道藏人在强权霸凌下所经歷的苦难,也不知道「西藏自古以来就不是中国的一部份」。更悲哀的是,中国人健忘功能惊人,不仅感受不到藏人的痛,连自己一次次惨遭杀戮的经歷也一次次抹得干干净净,殇事尚未办完就已经岁月静好。正是这样,中共才得以在欺压藏人以及其他少数民族的同时,也欺压汉人。谎言+暴力是中共屡试不爽的成功秘诀。藏人要享有像达赖喇嘛指出的真正高度自治,或其他的主权独立主张、汉人想要实现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抑或无论是哪个族群、在哪些地区,首先是必须认清中共的欺骗本质,继而守望相助,团结一致抗共,口诛笔伐和正当防卫都是我们的选项!支持维吾尔人、藏人、蒙人、港人和台湾人等各民族和地区的人民追求自由反抗暴政,就是支持我们汉人自己,就是支持中国人民自己。

还原歷史真相并讨回公道,是我们所有遭受中共暴虐的受害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中国妇权创办人张菁。图/张菁提供

姜福祯:「中间道路」是生存之路、和平之路和发展之路

今天是西藏抗暴六十三周年,也是中共以暴力和强权粉碎藏人宗教传统和自由的一个悲伤的日子。

达赖尊者被迫流亡后,1987年在美国国会提出「西藏和平五点方案」,1988年又提出「七点新建议」此后以此为基础正式提出「中间道路」主张。此后,在海内外藏人之中对达赖尊者提出的「第三条道路」的主张,有高度认可,我想有几个原因。

首先,面对强大的中共统治,面对走向全球化的美欧,流亡藏人在海外需要一个最大公约数,以有效凝聚,可避免诉求的支离破碎,这实际上是一条生存之路。

「中间道路」同时也是一条和平之路。不认同中共现存的政治奴役,藏人治藏,民族区域宗教、政治、经济、文化、高度自治,把佛佗慈悲精神和区域传承融为一体,这本也是一条和平之路,却几次遭中共暴力挑衅和镇压。

「中间道路」也难免受到一些杯葛和挑战,这也是一个有效范式在丰富的歷史时空中的当然际遇。「中间道路」在全球化、多元化的国际环境中产生,当下也应在全球化彻底告别中共「红色」扩张时调整。把区域传承和藏传佛教精神同时发扬光大。

墨尔本的高健,美国纽约的吕京花、宋书元等,柏林的Hanno Schedler都有即兴发言,这里就不一一笔录了。

姜福祯。图/撷自姜福祯脸书

会议总结

本次的国际藏汉会议由于正值俄罗斯入侵同文同种的乌克兰兄弟国,军人、平民死伤无数,数百万人逃离家园,是一场巨大的人道灾难。世界各国谴责侵略者,并进行严厉的经济、金融制裁,后果将会是引发全球性的能源、粮食、经济、气候的危机。如今战火依然继续延烧,未来的结局尚不可测。本次会议上发言者众口一词地谴责发动战争的罪魁祸首,不论藏人、汉人还是西方人不约而同地提出了两个深刻的「再度」认知:

1.达赖喇嘛提出的「中间道路」是唯一解决一切矛盾冲突的良方,战争和暴力永远不应当是一个选项。以和平手段,以相互理解、包容、慈悲的情怀来化解仇恨和狭隘的民族情绪。

2.自焚的藏人宁可选择最为悲壮的方式,自己忍受肉体的极致痛苦,化为灰烬,也不伤及无辜,以此来表达他们追求自由和人权的谦卑愿望,这应当唤醒我们的良知,更加同情理解藏人的宗教情怀和他们追求自由的决心。

因此,汉人应当跟同文同种的台湾人、香港人站在一起捍卫他们的自由和权利,同样地应当跟不同文不同种的藏人、维吾尔族、蒙古族站在一起,捍卫他们的自由、人权也就是捍卫自己本身的自由、人权。

台湾《民报》首发

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