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著书《要得公道 打个颠倒》发布会

11月13日,著名政治理论家、《北京之春》名誉主编胡平在纽约召开新书发布兼讨论会,公布其新作《要得公道 打个颠倒——中国民族问题与民主转型》。发布会由“对话中国”和《北京之春》共同举办,多位民主人士、学者专家以及藏人代表参加了胡平的新书发布会,就新书以及中国的民族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胡平在新书发布会上说明了他在民族问题上的主张。“打个颠倒”即中国的汉人要将心比心、设身处地、换位思考地去理解其他民族的感情和感受,在此基础上才能找到正确处理民族问题的路径与方向。

胡平在这本著作中阐述了中国民族问题产生的由来、历史和现状,在澄清了所谓“少数民族”西藏、新疆、蒙古等以及香港和台湾等与中国大陆的真实历史的同时,又提出了深刻的观点,那就是:中国政府(中共)对这些民族的压迫不是一种常常被这些受压迫民族曲解了的“汉人”对他们的“民族”压迫,而是“在中共治下,各民族是一律平等的——在暴政面前一律平等”。

胡平提出,在“统”和“独”的问题上要以“人民的自由幸福高于一切”为准则,以及“统独之题是留给未来民主政府的”、“面临统独之争民主制也陷入两难”、“民族自决与住民自决”、“联邦制是统独之争的最佳妥协”等论题与论点,不仅从理论上讨论了长期以来各民族关心的大问题,也提出了现实可行的建议方案。

 

会议主持人、八九学运领袖王丹表示,“对话中国”智库的「中国丛书」系列第六本,给胡平先生出版《要得公道,打个颠倒》一书,探讨中国民族问题与民主转型问题。“胡平这本书很重要”,“因为中国未来的民主转型会面临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中国周边的问题如何处理,即民族问题。”

王丹说,此书是2018年成立的“对话中国智库”出版的系列书籍“中国丛书”之一。该丛书的出版计划旨在“回顾过去,构想未来”,不仅要罗列出未来中国将会面临的问题清单,而且也要提出我们的解决问题的方案和规则。王丹之前力劝胡平把多年在这个领域的思考写出来。

 

前达赖喇嘛驻北美办事处华人事务负责人贡嘎扎西祝贺新书出版,并感谢胡平以一个汉人的身份来讲述藏人历史和心声之举,将对汉人了解西藏真相产生积极的影响。

贡嘎扎西说,“现在(中共)全部是用一种新的方式在控制西藏……即用科技的方法,用什么‘法律制度’来掌控西藏。所以在西藏的汉人,尤其是从中国大陆进来的汉人,他们几乎不了解西藏,他们了解的就是长期被中共洗脑宣传的那一套。”

贡嘎扎西说,“在这个时候出来这么一本书”,由“一个汉人学者,而且是一位在民运圈里的长者”,和在美国自由社会中对西藏有了真实了解后的人写的这本书,“必定对汉人起到积极的影响”,并且,“意义非常之大”。

 

与会的藏人行政中央驻北美办事处华人事务联络官慈诚嘉措先生在发言时,强调胡平先生是西藏人民忠实的朋友。并指出,胡平先生在这新书中讨论的西藏问题,以及达赖喇嘛尊者为寻求西藏人民获得名符其实的自治而提出的“中间道路”政策,都是当前中国领导人需要听取的问题和建议。最后,慈诚嘉措先生向胡平先生敬献了“哈达”,感谢他在新书中提及西藏问题,以及长期以来对西藏自由事业的支持。

 

陈破空提到了胡平的早期著作——《论言论自由》,并佩服胡平数十年来在反对中共暴政、追求自由民主道路上的坚守,他称胡平新书为一本“珍贵的文献”。

陈破空表示:他原来在国内对民族问题不太了解,到海外之后,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其实是一个关于普世价值的问题,也是一种民主运动。我们不由自主地关切到所有被中共迫害的人群,不仅是汉人受到迫害,不仅是少数民族受到迫害,共产党迫害了所有的人:西藏、维吾尔、蒙古人、法轮功学员、民运人士、维权律师、所有的信仰者。

陈破空说:“在我们中华民族断了脊梁的时候,民运人士中需要胡平这样一个坚守自己立场、气节与理想的人”,他称四十年如一日秉持信念的胡平堪称如同中国现代思想家胡适一般的“民运标志性”、“雄彪史册”的人物。虽然民运的人数少、力量薄弱,“但是我们的声音非常顽强……我们在为我们的民族,为受苦受难的……所有人站稳脚跟。”

 

薛伟指出,中共之下的所谓“民族主义”都是虚伪的,只限于“听到美国轰炸南斯拉夫大使馆后去美国使馆抗议”一下,然后照样“去美国使馆排队申请签证”,其实质都是“利益至上”。“难道中国人真的‘爱国’?,那么‘民族主义’吗?”他问,那为什么越是高干的子弟越是移民美国?“我看都是利益至上。”

薛伟說:“人权高于主权”、“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民族问题就像婚姻:结婚需要两个人同意;离婚只要一个人想离就行了”;他坚决支持“住民自决权”。

 

王军涛在会上表示,胡平新书有一个巨大的贡献是:“鲜明地提出了问题。”,“给未来的中国民主政府提出问题及建议,如同在提前‘拆一个炸弹’”。

王军涛说:“(胡平)所看到的问题和谈论问题的角度都不是一个简单的学者和思想家的讨论,很多问题是给实际要处理事务的人的,中国的问题需要有人提出来,这个人必须要有影响且不怕非议……而胡平先生提出来了,他没有做‘鸵鸟’。即使在中国民主化后,这个民族问题也不会自动消失,它可能更尖锐地摆在面前” 。

参加新书发布会的还有其他民运人士,李进进、郑旭光、于大海、刘念春、金岩等人。

作者 /